记者杨丹通讯员杨刚  为纪念毛泽东诞辰118周年,最近,在长沙市简牍博物馆的金煌瓷艺展示厅内展出了一组4件套的梅花系列“毛瓷”引起众多关注。原来这就是1974年醴陵为毛主席82岁生日寿宴专门烧制的釉下手绘双面花五彩瓷。据了解,此批梅花“毛瓷”,目前只有3套,一套在国家博物馆,一套在韶山遗物馆。几经周折,记者找到了此套“毛瓷”的主人殷建华女士。她给我们讲起了自己与“毛瓷”的故事。  我们根本想象不到这位头发微卷,穿着一件颇为陈旧的外套,操一口浓重醴陵话的女士是一位“专家级”的瓷器鉴赏家。家里摆满了各式的毛主席像和大大小小的瓷器,几乎没有其他的家具,殷建华几乎把所有的积蓄花在了她所钟爱的“毛瓷”收藏上。从她的居所陈设来看,我们更无法想象她是坐拥一座“毛瓷”宝库的收藏家。然而,当一件件藏品展示在我们面前时,我们除了赞叹就是佩服,近六旬老人殷建华的收藏人生也在我们眼前一一展开……  殷建华是一个地地道道的醴陵人,在她骨子里就注入了对醴陵瓷器的热爱。说起收藏“毛瓷”,用她的话说,更多的是一种崇拜和缘分。“对我们这一代人来说,毛主席就是我们心中的太阳,真心实意的崇拜和热爱。随着毛主席的离去,我的热爱得不到安放。”  一次工作调动,让殷建华找到了一片新天地。上个世纪80年代初,殷建华调到醴陵档案馆工作,由此接触到了更多的历史档案。“1958年、1970年、1972年、1974年几批毛主席专用的瓷器都是在醴陵定制的,这给了我很大的震撼。”她的面前忽然打开了一扇窗,她暗暗下定决心,这辈子只做这一件事,寻找收藏“毛瓷”。  为了收藏“毛瓷”,殷建华跑遍了大江南北,历经了千辛万苦。为了1974年这套梅花“毛瓷”,她整整追查了5年时间,几乎罄其家产;为了1964年“蓝海棠茶具、餐具”,她跑了北京十几次,用李铎将军的5幅书法作品和其他当代名人的字画才得以换回;为了“蓝牡花纹饭碗”,她牺牲了所有的休息日,一到周末就往醴陵跑,寻找每一条线索,每一种可能;为了得到“刻花描金薄胎碗”,她远渡重洋,费尽周折从美国人手里购得。“刻花描金薄胎碗”2007年被CCTV民间寻宝记栏目专家评为民间宝物优秀奖,是现代作品中的唯一一件。  “为了‘毛瓷’,她什么都舍得,差点命都丢了。”殷建华的爱人说,他都佩服妻子,在2008年冰灾,当她和别人约好交易“蓝牡纹温酒器”,她在冰天雪地中驱车5小时,徒步3小时,半夜赶到醴陵,全身湿透,几次差点出车祸,交易完成后第一句话却是“这一切都值得。”  在殷建华看来,“毛瓷”能给她心灵带来安慰,她为此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2007年,4件梅花“毛瓷”被殷建华的爱人带到“和谐之美”中国湖南(醴陵)釉下五彩艺术陶瓷精品展中展出。4件作品大放光彩,被瓷器专家和拍卖公司强留于北京。“那两个月,我没睡过一天好觉,生怕被人买走,又怕一不小心碰伤损坏,最后我实在熬不住了,在上拍前两天要我爱人赶去北京强行撤拍了。”  殷建华的“毛瓷”引来了众多收藏家的追捧。20多个买家先后找到殷建华,要把她手里的“毛瓷”买走,她都没有答应。长沙有位买家去她家不下5次,对梅花“毛瓷”出价从400万一直涨到480万。成都的一位“毛瓷”爱好者对“梅花牙盒”单件出到了200万。“‘毛瓷’越来越少,价格也越来越高,越来越难收到了。”殷建华说。  除了收藏“毛瓷”,殷建华从2000年开始还收藏高质量、高艺术价值的醴陵釉下彩瓷器,目前有400多件。她说,自己这辈子与“毛瓷”,与醴陵釉下彩是分不开了。  SourcePh”>

新葡萄京官网,什么是毛瓷?它跟毛主席有什么联系?它是如何烧制的?又是如何流入民间、进入拍卖市场的?当中有怎样一段隐秘的历史?它又如何能拍出920万元的天价呢?

在湖南长沙市天心古玩城,罗玉其是位名人。他为人豪爽,人称“罗爹”,在收藏界,他还有一个名字叫“毛瓷罗”,自1979年起,他开始收藏湖南醴陵制造的毛主席生活用瓷,如今,已经收藏了260多件。

2013年6月20日,保利香港春拍出现了一组釉下五彩毛瓷四季花碗,这是1974年醴陵专为毛主席制作的。碗壁厚不足1毫米,瓷质如玉般晶莹透明,这组毛瓷碗的上拍人正是罗玉其。

720万的起拍价就引起场内的一阵惊叹,几番加价之后,最终以920万元(含佣金)成交。这一价格也再次把毛瓷推向大众的视野。

新葡萄京官网 1

在湘绣湘瓷艺术精品拍卖会上,一套74 版毛瓷碗以800
万元的天价摘得“标王”桂冠

新葡萄京官网 2

7501 瓷,水点梅花,饭鼓、汤勺

醴陵毛瓷

所谓“毛瓷”,狭义上讲,是1950-1970年代,为毛主席专门定制、精心打造的生活用瓷,其工艺价值、艺术价值、收藏价值都很高。

在湖南韶山冲毛泽东遗物馆,陈列着379件更广泛意义上的“毛瓷”——毛泽东生前使用过的瓷器。在毛泽东的晚年生活中,他大多是与湖南醴陵的瓷器相伴,瓷器上分别烧制着“湖南醴陵”或“中国醴陵”的底款。但馆中陈列的也有较为粗糙的普通瓷器,其历史意义更为重大。

醴陵第一次为毛主席烧制生活用瓷在1958年,是一批喝茶的水杯,杯面是一株蓝色的蝴蝶兰。据当年的设计者之一邓文科透露,这批杯子一共烧了100件,并明确编了号,1号给毛主席专用,其余的则分给了中央政治局领导。这批杯子被命名为“胜利杯”。

在醴陵毛瓷中,有两个区别于其他瓷器的特点。首先,所有的餐具都是带盖的,据说是因为毛主席工作繁忙,食无定时,加盖可以保温,也卫生。其次,毛主席喜欢梅花众人皆知,所以在毛瓷上,梅花是最常出现的图案。再者,毛瓷的设计带有明显的时代烙印,毛瓷上的花卉图案,都以红色为主。

1974年,醴陵为毛主席最后一次烧制瓷器,时任醴陵群力瓷厂总工程师的李人中担任了这批瓷器的总设计师,他接到的要求是:突出政治,有全国的代表性。几经思索,李人中最后确定的方案是月季花,月季花又名“月月红”,有政治性,它在各地又广泛种植,有全国的代表性。在保利此次上拍的这组四季花碗,上面装饰的就是红月季、红芙蓉、红秋菊和红腊梅。

釉下五彩

醴陵之所以能获得毛瓷制造这一光荣的“政治任务”,在于它的一项独特工艺:釉下五彩。

从宋代影青开始,中国的陶瓷发展经历了数次创新,依次有元釉下青花、元釉里红、明釉上五彩、明斗彩、清珐琅彩、清粉彩。釉下五彩则是近代的独创。在传统的釉上彩工艺中,是先施釉,再在胚体上作画,然后烧制。醴陵的釉下五彩则是在泥胚上的彩画上喷釉,然后在1380摄氏度的高温下烧制而成。

除了耐磨损,永不褪色,釉下彩的优势还在于它能隔绝颜料中的铅,并有很强的抗酸碱腐蚀能力。这对毛主席的健康,是至为关键的。

1974年秋天,82岁的毛泽东最后一次回湖南,并在长沙住了114天。醴陵也在这期间接到最后一批毛瓷任务,瓷器将用于毛主席当年的寿宴。为此,群力瓷厂动用了所有的精英,制作过程中一切的保密措施都很严格:参与人员要经过好几轮的政治审查,配方的单子只有3个人知道,厂里还专门设置了试制车间,只允许参与项目的人进入,生产过程中的碎片都要进行登记,防止瓷器流到外面去。

在预展现场,最终被制造出来的这批瓷器玲珑剔透,在灯光的照射下几乎透明,隔热性极好,注入开水也不烫手,真是“白如玉,明如镜,薄如纸,声如磬”。

据李人中透露,这批毛瓷有碗、碟、茶杯、茶缸、鱼盘、烟灰缸等,当时制作了1210件,最优质的40件被挑出,参与人员每人发了一件作为纪念,其余的则当着所有人的面打掉了。原群力瓷厂毛瓷试制组的苏瑞国回忆说:“上面有指示,毛主席用瓷不能外流。”

2001年,群力瓷厂再造了毛瓷四季花碗。图案色彩都不输当时,瓷器的白度却不如以前。在当年烧制毛瓷时,使用的瓷土原料是湖南洪江大球泥,类似的矿在世界上仅有两处,一处在英国,二战时期就已枯竭,1958年在湖南发现另一处,也已在上世纪70年代末绝迹了。醴陵毛瓷从此成为绝品。

从1958年开始,到1974年结束,16年内,醴陵为毛主席烧制的生活用瓷达1500多件。但当中的大部分都收藏于韶山的毛泽东纪念馆和中南海丰泽园。流传到社会上的醴陵毛瓷,少之又少,约200件左右。不难理解,它为什么能在拍卖市场上不断创下高价。

中国陶瓷自唐朝以来,就有官窑、民窑之分,官窑瓷器历来都被收藏界、博物馆、拍卖行所追捧,其原因就在于官窑集中了当时最优秀的工匠,最上等的原料和先进设备,并且超额烧造,优中选优,可说是各个时代的最高水平。而毛瓷又被海内外收藏界称为“红色官窑”,从收藏价值角度和艺术水准来看,其中有一些巧合。不同的是,在毛瓷的年代,所有的生产设计人员都怀着一颗真实的虔诚之心,这种虔诚使毛瓷无可复制,也是它不同于历史上众多官窑的独特之处。

Box:毛瓷不止一种 7501瓷

景德镇轻工部陶瓷所在1975年1月到9月间专门为毛主席设计、烧造过一次生活用瓷,被称为“7501工程”,“7501瓷”也因此得名。不同于醴陵多次烧制毛瓷,景德镇为毛主席特别烧制瓷器,只有这一次,但却集中了40余位顶尖高手和陶瓷艺术大师。

“7501瓷”同醴陵毛瓷有一些相似的特点:餐具都加盖;装饰图案为红色,釉下彩“翠竹红梅”或釉上彩“水点桃花”;原料是花重金购买的当时已几近枯竭的江西临川高岭土。同样可称作是空前绝后的“红官窑”。

“7501瓷”当初烧制了4000多件,1000多件送交中南海等处,剩下的并没有严格按照上面的指示全部销毁。有近2000件在后来被作为员工福利发放,其余的为陶研所留存。因此,在拍卖市场上,“7501瓷”比醴陵毛瓷更为常见,其赝品也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