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萄京官网 1

新葡萄京官网 2

    
2013年12月3日,北京保利2013秋拍“仰止――马远重要作品”专场在北京四季酒店举行。马远《高士携鹤图》以1200万起拍,最终以2150万落槌。拍前估价为1800万―2800万元。尺寸:25×26。
  南宋大画家马远所绘《高士携鹤图》,水墨绢本,画后落款‘马远’,与其‘臣’字款作品不同,为南宋画院外非职务作品,并非为奉旨进御之作,而是其业余时间挥毫随性之作。故款署‘马远’,而非‘臣马远’。
  马远,字遥父,号钦山,原籍山西河中,后迁居钱塘,是南宋光宗、宁宗、理宗时期的画院待诏,人物、山水、花鸟皆精。他出身于绘画世家,前后五代人都为画院待诏。他初承家学,后学李唐,自出心意,追求高古苍劲的画风。用墨方面,焦墨与水墨并用,树石多以焦墨勾勒,枝叶多用水墨披拂,虽不作层层渲染,但极富浓淡
  层次变化,远近分明。山石多用大斧劈皴,方硬严整,气势纵横,进一步突破了五代北宋以来细润笔调,形成其独特的山水画风。
  北宋、南宋之交,李唐异
军突起,山水画坛时风大变,但当时李唐已达八十岁高龄,所以真正推动‘水墨苍劲派’发展的,还是马远、夏圭。马远在继承前人成就基础上进一步挖掘山水中的诗情与感人力量,着意形象的加工提炼,注重章法剪裁与经营。他的构图被称为‘马一角’,形成他独有的‘角隅’山水的意境,若没有高超的技法和深邃的学养,是达不到此种境界的。
新葡萄京官网,  本作是马远‘边角山水’之代表作,他以简练的笔法和精致的诗画意境成功表现了山间景色,笔法劲爽,意境深邃。作品构图精巧,位置经营独到而臻极致。树木、远山集中绘于画幅左侧,以淡墨皴染的山径渐次虚淡。近处的高士持杖远眺,人物衣纹或是兰叶描、或是钉头鼠尾描,线条劲直,或如刀砍竹,或行笔略有颤掣,人物本身怡然惬意的神情已经跃然纸上。画幅右侧大量留白,虚渺空灵。另有一只白鹤转头回望,与高士相响应,款款深情,意蕴无穷,给观者以无穷遐想。
  图中的人物,其画法与马远的《西园雅集图卷》(美国纳尔逊-艾金斯博物馆藏)中携杖的人物画法一致,只是画得更加轻松自然,无拘无束,野逸高洁的人物形象呼之欲出。
  白鹤的画法,采用写神的画法,笔到意足。凝练而传神,为马远少见的飞禽画法。
  有学者认为,图中构图是以南宋画院所在位置‘柳浪闻莺’,即西湖十景第五景命名的。‘柳浪闻莺’是明代人取的名字,南宋时只有‘柳浪亭’,即南
  宋画院的前院。马远取其柳浪为背景,右边画林和靖来自况,加入‘林和靖款鹤’的故事,融为一体,以表明自己的‘世外桃源之思’,‘山林野逸’之想,所以此图别称‘柳浪款鹤图’。
  南宋画院的前院‘柳浪亭’在马远画中出现过,即在马远的《西园雅集图卷》(美国纳尔逊-艾金斯博物馆藏)图中出现过一次。《西园雅集图》是进御之作,画得谨细而工整,而此作中柳树画得轻松自然流畅,人物趣味更加生动。
  与本作风格相似的作品还有藏于大都会博物馆的马远《月下赏梅图》团扇(纵25厘米,横26厘米,绢本设色),之上同样描绘山之一角水之一涯,画面上留出大幅留白以突出作品的诗意主题,以大斧劈皴法画山石,画树干瘦硬如屈铁,但刚健中有柔和,笔法豪放而严谨。
  又有马远《山径春行图》(现藏台北故宫博物院),此图亦取边角之构图,绘山间春色。近处斜伸出一株古树,苍干枯枝,以秃笔浓墨,以时有断续的战笔勾画出的枝干,更显枯硬,有一高士抚须立江岸边远眺。与本图相比,可见两图中山石皴法极为相似,用笔豪放简率。马远笔下多作像此两图中的文人雅士、渔樵、农夫等人物形象,各中人物神态气韵也同样高妙,闲趣轩昂,神气盎然。从此三作中可见马远山水画画风,既‘简’又‘刚’。
  本作经近代著名收藏家史德匿之手,被鉴藏大家顾洛阜、王季迁等名家先后递藏,弥足珍贵。在王季迁家中收藏时,启功、谢稚柳、杨仁恺、刘九庵等都鉴赏过,啧啧赞奇,惊叹不已。
  《高士携鹤图》为史德匿旧藏。史德匿曾供职于上海海关古玩出口检查部,经手珍品颇多,当时其收藏的共计有十二页宋人扇画,包括今天收藏在大都会博物馆的梁楷《泽畔行吟图》、马远《月下赏梅图》、马远《高士观瀑图》,收藏在克利夫兰美术馆的马远《松荫观鹿图》等,此二图页《高士携鹤图》与《松岩观瀑图》即为其中之二。
  其后,这些宋人册页的部分经史德匿分别转入近代著名鉴藏家顾洛阜、王季迁之手。顾洛阜(1913-1988)是近代西方最重要的中国书画收藏家,著有《美国顾洛阜藏中国历代书画名迹精选》,他的多数藏品,如马远的《月夜梅花图》都在其晚年转入大都会博物馆。
  本图页为旅居纽约的知名收藏家王季迁之旧藏,画后钤有白文方印‘季迁心赏’。王季迁于1907年出生于江苏苏州,他家族中收藏颇丰,并先后师从结识了吴湖帆、张大千等书画鉴定家,为他成为一流鉴藏家打下坚实的基础。1935年,王氏获选为故宫博物院赴伦敦展览的审查委员,不仅得见许多珍贵的古代书画,也同时确立了他在海内外书画鉴藏界的地位。
  南宋山水画家受宋代‘理学’的影响,以抒情的笔触来表现幽美、静谧的自然环境,以笔画诗。马远绘画中传达出的抒情性有非常浓厚的诗情画意,追求细节和诗意。他作品中‘留白’的艺术元素对作品意境的营造非常重要。这种‘虚实相生,无画处皆为妙境’的艺术效果契合
  了苏轼诗画同律的理念。吴其贞《书画记》谓其:‘画法高简,易趣有馀’。明代曹昭《格古要论》有言:‘或峭峰直上而不见其顶,或绝壁之下而不见其脚,或近山参天而远山则低,或孤舟泛月而一人独坐。’这确实是马远山水画的重要特色,也是他艺术手法高明独到之处。
  马远之山水对后世影响颇大,不仅当时的画家直接师承马远,就是在元代画坛极力反对师学马、夏时,孙君泽、张观、张远等名家仍立追其迹,更在明代被浙派发扬光大,可见马远对整个山水画学史的重要影响,他的‘角隅山水’至今仍充满活力,熠熠生辉。

  天津美院 刘金库教授
  南宋大画家马远所绘《高士携鹤图》,水墨绢本,画後落款‘马远’,与其‘臣’字款作品不同,为南宋画院外非职务作品,并非为奉旨进御之作,而是其业余时间挥毫随性之作。故款署‘马远’,而非‘臣马远’。
  马远,字遥父,号钦山,原籍山西河中,後迁居钱塘,是南宋光宗、宁宗、理宗时期的画院待诏,人物、山水、花鸟皆精。他出身於绘画世家,前後五代人都为画院待诏。他初承家学,後学李唐,自出心意,追求高古苍劲的画风。用墨方面,焦墨与水墨并用,树石多以焦墨勾勒,枝叶多用水墨披拂,虽不作层层渲染,但极富浓淡层次变化,远近分明。山石多用大斧劈皴,方硬严整,气势纵横,  
进一步突破了五代北宋以来细润笔调,形成其独特的山水画风。
  北宋、南宋之交,李唐异军突起,山水画坛时风大变,但当时李唐已达八十岁高龄,所以真正推动‘水墨苍劲派’发展的,还是马远、夏圭。马远在继承前人成就基础上进一步挖掘山水中的诗情与感人力量,着意形象的加工提炼,注重章法剪裁与经营。他的构图被称为‘马一角’,形成他独有的‘角隅’山水的意境,若没有高超的技法和深邃的学养,是达不到此种境界的。
  本作是马远‘边角山水’之代表作,他以简练的笔法和精致的诗画意境成功表现了山间景色,笔法劲爽,意境深邃。作品构图精巧,位置经营独到而臻极致。树木、远山集中绘於画幅左侧,以淡墨皴染的山径渐次虚淡。近处的高士持杖远眺,人物衣纹或是兰叶描、或是钉头鼠尾描,线条劲直,或如刀砍竹,或行笔略有颤掣,人物本身怡然惬意的神情已经跃然纸上。画幅右侧大量留白,虚渺空灵。另有一只白鹤转头回望,与林和靖相响应,款款深情,意蕴无穷,给观者以无穷遐想。
  图中的人物,其画法与马远的《西园雅集图卷》(美国纳尔逊-艾金斯博物馆藏)中携杖的人物画法一致,只是画得更加轻松自然,无拘无束,野逸高洁的人物形像呼之欲出。
  白鹤的画法,采用写神的画法,笔到意足。凝练而传神,为马远少见的飞禽画法。
  有学者认为,图中构图是以南宋画院所在位置‘柳浪闻莺’,即西湖十景第五景(图六、七)命名的。‘柳浪闻莺’是明代人取的名字,南宋时只有‘柳浪亭’,即南宋画院的前院。马远取其柳浪为背景,右边画林和靖来自况,加入‘林和靖款鹤’的故事,融为一体,以表明自己的‘世外桃源之思’,‘山林野逸’之想,所以此图别称‘柳浪款鹤图’。
  南宋画院的前院‘柳浪亭’在马远画中出现过,即在马远的《西园雅集图卷》(美国纳尔逊-艾金斯博物馆藏)图中出现过一次。《西园雅集图》(图三)是进御之作,画得谨细而工整,而此作中柳树画得轻松自然流畅,人物趣味更加生动。
  与本作风格相似的作品还有藏於大都会博物馆的马远《月下赏梅图》(纵25厘米,横26厘米,绢本设色)团扇,之上同样描绘山之一角水之一涯,画面上留出大幅留白以突出作品的诗意主题,以大斧劈皴法画山石,画树干瘦硬如屈铁,但刚健中有柔和,笔法豪放而严谨。
  又有马远《山径春行图》(现藏台北故宫博物院),此图亦取边角之构图,绘山间春色。近处斜伸出一株古树,苍干枯枝,以秃笔浓墨,以时有断续的战笔勾画出的枝干,更显枯硬,有一高士抚须立江岸边远眺。与本图相比,可见两图中山石皴法极为相似,用笔豪放简率。马远笔下多作像此两图中的文人雅士、渔樵、农夫等人物形象,各中人物神态气韵也同样高妙,闲趣轩昂,神气盎然。从此三作中可见马远山水画画风,既‘简’又‘刚’。
  本作经近代著名收藏家史德匿之手,被鉴藏大家顾洛阜、王季迁等名家先後递藏,弥足珍贵。在王季迁家中收藏时,启功、谢稚柳、杨仁恺、刘九庵等都鉴赏过,啧啧赞奇,惊叹不已。 
  《高士携鹤图》为史德匿旧藏。史德匿曾供职於上海海关古玩出口检查部,经手珍品颇多,当时其收藏的共计有十二页宋人扇画,包括今天收藏在大都会博物馆的梁楷《泽畔行吟图》、马远《月下赏梅图》、马远《高士观瀑图》,收藏在克利夫兰美术馆的马远《松荫观鹿图》等,此二图页《高士携鹤图》与《松岩观瀑图》即为其中之二。
  其後,这些宋人册页的部分经史德匿分别转入近代著名鉴藏家顾洛阜、王季迁之手。顾洛阜(1913-1988)是近代西方最重要的中国书画收藏家,著有《美国顾洛阜藏中国历代书画名迹精选》,他的多数藏品,如马远的《月夜梅花图》都在其晚年转入大都会博物馆。
  本图页为是旅居纽约的知名收藏家王季迁之旧藏,画後钤有白文方印‘季迁心赏’。王季迁於1907年出生於江苏苏州,他家族中收藏颇丰,并先後师从结识了吴湖帆、张大千等书画鉴定家,为他成为一流鉴藏家打下坚实的基础。1935年是,王氏获选为故宫博物院赴伦敦展览的审查委员,不仅得见许多珍贵的古代书画,也同时确立了他在海内外书画鉴藏界的地位。
  南宋山水画家受宋代‘理学’的影响,以抒情的笔触来表现幽美、静谧的自然环境,以笔画诗。马远绘画中传达出的抒情性有非常浓厚的诗情画意,追求细节和诗意。他作品中‘空白’的艺术元素对作品意境的营造非常重要。这种‘虚实相生,无画处皆为妙境’的艺术效果契合了苏轼诗画同律的理念。吴其贞《书画记》谓其:‘画法高简,易趣有余’。 明代曹昭《格古要论》有言:‘或峭峰直上而不见其顶,或绝壁之下而不见其脚,或近山参天而远山则低,或孤舟泛月而一人独坐。’这确实是马远山水画的重要特色,也是他艺术手法高明独到之处。
  马远之山水对後世影响颇大,不仅当时的画家直接师承马远,就是在元代画坛极力反对师学马、夏时,孙君泽、张观、张远等名家仍立追其迹,更在明代被浙派发扬光大,可见马远对整个山水画学史的重要影响,他的‘角隅山水’至今仍充满活力,熠熠生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