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导读:今年我国将继续实施好稳健的货币政策,促进经济平稳较快发展。稳健的货币政策如何发挥宏观经济调控功能?定向宽松又该如何保障?利率市场化改革对落实货币政策将会起到哪些作用?
据经济之声《央广财经评论》报道,春节期间会不会降低存款准备金率?这…

上海4月2日 –
中国人民银行原调查统计司司长盛松成表示,下调存款准备金率存在空间和可能,但需要结合目前的经济形势和整体的金融市场流动性情况进行全面评估。一季度经济数据还未全面出炉,目前不是决定是否降准的最好时机,是否降准仍有待观察,主要需关注经济运行的情况。他并认为,今年降息的可能性较小。

 导读:今年我国将继续实施好稳健的货币政策,促进经济平稳较快发展。稳健的货币政策如何发挥宏观经济调控功能?定向宽松又该如何保障?利率市场化改革对落实货币政策将会起到哪些作用?

经济参考报周二引述盛松成称,是否降准首先要看一季度各项经济数据,如果各项数据表明经济已经企稳或很快企稳,则降准的必要性就没那么大。其次,是否降准还要看目前的货币市场流动性情况和利率水平。目前货币市场流动性合理充裕,利率相较去年也已经下降较多。

  据经济之声《央广财经评论》报道,春节期间会不会降低存款准备金率?这是春节之前和眼下春节长假期间市场最关心的话题。临近春节前一周,银行缺钱的声音此起彼伏,央行两次逆回购操作,暂时稳定了资金面吃紧的情绪。市场对于春节期间,和春节后不久央行下调存款准备金率的预期依然非常强烈,2012年,事关经济全局的货币政策将会发生怎样的变化呢?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副院长赵锡军发表评论:

他并表示,当经济企稳时再降准,容易推高通货膨胀,也容易引发资金大量流向房地产。“降准的意义是为了解决实体经济融资难融资贵。如果降准后,资金仍然留在金融市场,而没有流向实体经济尤其是中小微企业,反而有可能助推金融脱实向虚。”

  今年货币投放渠道或和往年不同

中国央行行长易纲在此前的两会新闻会上表示,稳健的货币政策没有提“中性”,更简洁,但实际上其内涵没有变,一定要把货币信贷的数据拉长一些看;同时,降低存款准备金率有一定空间,但比前几年小多了。

  记者:根据国家统计局的初步测算,去年GDP同步增加9.2%,增速回落,去年全年的CPI涨幅是5.4%,通胀压力有所缓解。另外央行公布的四季度外汇占款持续减少,我想这些信号都会对2012年的货币政策产生影响,结合今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对宏观调控定下的稳中求进的政策基调,您认为今年的货币政策会有怎样的总体形势?

盛松成认为,今年降息可能性较小。中国的利率体系非常复杂,按照从货币政策调控传导至实体经济贷款的秩序来划分,大致可分为四层:第一层是央行货币政策操作利率,例如公开市场操作的正、逆回购利率,再贷款、再贴现利率,MLF等新型货币政策工具的操作利率等。

  赵锡军:从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和全国金融工作会议的精神来看,在具体的政策搭配方面我们说还是维持稳健的货币政策和积极的财政政策,稳健的货币政策实际上目标是要保持经济的增长的稳定,保持物价的稳定,同时要针对2012年可能出现的比如说外部环境的一些新的变化,和国内的一些新的现象,做出一些预调和微调。具体在一些工具的使用上比如使公开市场的操作像我们的央票的发行、存款准备金率的变化,这些具体的政策工具可能要根据今年所面临的不同情况,来进行不同的使用和搭配。今年我国的货币投放的渠道可能跟2011年和此前的一些年份有所不同。

第二层则是货币市场利率,目前已经实现了市场化;第三层是央行规定的存贷款基准利率,2015年10月调整以后至今没变过;第四层是信贷市场利率,也就是商业银行向企业和个人等实体发放贷款的利率。

  记者:去年底举行的中央经过工作会议上,中央提出要深化利率市场化改革,在业内人士看来这个关键领域的改革,将会有利于货币政策的有效实施。我们应该怎么理解深化利率市场化,给审慎灵活的货币政策带来的促进作用?

“通常所说的降息是指下调存贷款基准利率,即第三层利率。目前看来,降息可能性不大,一是因为这与我们利率市场化的整体改革方向背道而驰,二是因为目前我们的基准利率水平并不高。”盛松成表示,

  赵锡军:应该说利率的决定程度越高,市场对资金的供求关系越能对利率变化起到影响和作用,就越能引导资金来向需要资金的领域里头流进去。这一点就表明这个市场利率就成为引导和影响资金的流向的信号。

他谈到,短期内央行货币政策操作利率再次下调的可能性也不大,因为第一层利率的下调能引导第二层的货币市场利率下降,但是目前较难传导至最后一层即信贷市场利率的下降。”盛松成说。

  央行下调存款准备金率很难预期

他并认为,目前讨论的“两轨并一轨”的利率市场化改革,其现实目的也是解决实体经济融资难融资贵,和降准目的一致。

  记者:您觉得今年跟稳健的货币政策相配套的利率市场化改革的推进,会取得突破或者是进展吗?

中国正稳妥推进存贷款基准利率和市场利率两轨并一轨的工作。两位消息人士此前透露,金融监管部门正在就利率并轨向银行展开调研,包括对银行稳健经营必要性及正负面影响,以及如果取消现行官定存贷款基准利率改为市场化的利率锚对银行表内外信贷资产的影响等。

  赵锡军:实际上的话我们现在的利率市场化的改革或者是推进工作已经进入到非常关键的阶段了,基本上我们各个层次、各个种类的利率来看有不少已经市场化了,比如说货币市场上面的一些拆借、贴现、再贴现等等,还有债券市场上面的一些债券发行,这个利率都是属于市场化的、公开竞争的利率。但是有些领域里头我们还是有一定的管制的,比如说存款,另外贷款也有一定的管制,但是贷款他有一定的浮动权,存贷款尽管有的时候有一些管制。我们现在看到的就是理财产品的市场,理财产品市场的回报率从某种意义上讲也是资金的利率,它是没有管制的,实际上成为利率市场化的参照物。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讲如果把我们利率市场化在今年要推进的话,可能包括了理财产品市场的进一步的扩大,影响到存贷款的市场。

中国央行货币政策司司长孙国峰2月中曾表示,“两轨合一轨”的方向是基准利率轨往市场利率轨并,央行推动利率“两轨合一轨”积极破解利率约束的障碍。利率并轨的关键在于怎么样发挥央行政策利率的作用,使传导机制更加顺畅有效,无论是市场利率还是基准利率,都应当和央行政策利率形成更紧密的联系。

新葡萄京官网,  记者:关于大家非常关心的存款准备金率和利率的调整,特别是很多媒体都报道了说银行在今年一季度资金面会非常的紧张,想请您预测一下今年内央行下调存款准备金率和降息的可能性会有多大?

发稿 边竞; 审校 林高丽

  赵锡军:现在是1月份了,离2012年到年底的话还有11个月多,现在我们确实很难判断在未来的11个月里,存款准备金率或者利率会发生怎样变化。就像去年似的,去年我们实际上上半年的时候,我们一直面临的是物价上升的速度不断加快的状况,我上半年至到了年中的时候都在担心消费者价格指数怎么越走越高,连续在6%以上好几个月。但是到了年底的时候,价格增速就下降得比较快,同时中央银行就开始下调存款准备金率。

  所以,在年初的时候,很难预期到年底的时候有什么样的情况。这个政策可能更多有一定的预见性,同时更多的是要关注或紧盯着经济情况变化,有没有出现新的经济的影响价格的、影响经济增长等因素。针对这些因素的变化来提出货币政策工具使用或者调整预案。

 

让更多人知道事件的真相,把本文分享给好友: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