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本人科学知识有限,因此无意对黑客的某些艰深的理论作深入探讨,只想谈谈它的外在的一些东西。正如一座冰山,隐藏在水下的是它的主体部分,浮出水面的只是它的一小部分。这正是文章起这么一个题目的原因。

第一次在豆瓣上写东西,从自己最熟悉和最喜欢的电影开始。

一、
任何知识派系的构成,都是先假设某些东西成立,然后基于这些东西,推导出一些新的东西。这些假设的东西是无法被证明或证实的,因此称之为公理。所以,纠缠于公理本身是否正确是没有意义的;应该被纠缠的,是论证新东西的过程,也就是推导定理的过程。

黑客帝国我看了几遍?我真的数不清了。但我记得大话西游我是看了7遍以上的(当然很多是在春节这种电视重播节目里)。黑客我是买碟看的,从D5买到D9,从盗版买到正版。从1,2,3看到动画片,制作花絮,哲学家评论…

于是,有些关于黑客的争论就显得毫无意义,比如乌贼的飞行违背了流体力学理论,人类无法被当作电池,等等。既然科学发展到了这一步(这是黑客系列的“公理”),那以上的情形就是完全可能出现的:乌贼可能依照其他科学理论作这种形式的飞行,人类的脑电波有可能被作为一种能源而利用。

首先我必须得承认,我第一次看黑客三部曲的时候完全被搞得很郁闷。好不容易从1看懂的东西,到了2,3,反而不明白了。

然后我们会发现,某些批评是有道理的:既然科学如此发达,那么第三集里人类的火箭筒就不该如此落后,不该停留在一人发射一人填充弹药的可笑水平上;同时,这两个人,以及人类的步兵居然都不穿铠甲,居然都赤膊上阵,从而将自己的身体直接暴露在敌人的火力下(我们可以看到,有些步兵操纵的机器有战斗能力,但由于操纵者被杀而退出战斗)。这些,显然都是不合理的。仅仅为了体现肉搏战的血腥,导演的安排出了问题。

Wachowski兄弟说,三部曲包含了他们这辈子几乎想讲的所有道理,我不知道我看出来了多少,但我看到了很多“禅意”在里面,这个可以放在后面跟大家讨论,
因为对于很多欧洲哲学史本来自己也造诣不深,就先来讲讲我对这部片子的理解。

二、
当第三集中neo在机器城里将要去挑战smith时,电脑放出了很多插头准备把neo送进母体里(jack
in)。嘿嘿,这些带着插头的绳子,是不是让你觉得似曾相识?前两天我翻了翻漫画《女神的圣斗士》,忽然发现这些绳子非常像漫画第33集里的那个冥斗士地狱星莱米的虫足带,愈看愈像。(龌龊司机兄弟也公开说他们是日本动漫迷)

因为比较长,我尽量从大家感兴趣的章节开始,如果看不下去了,就算看了一段,基本也能对matrix也有个大致概念了。

当第二集开头trinity从背后踢出的一脚让我想起梁小龙扮演的陈真时,当第三集人类的火箭兵躲避乌贼的手臂的镜头让我想起魂斗罗一代某一关机器铁臂上上下下的场景时,当第三集雨中的决战让我想起古老的《七武士》时,当neo和smith像两个超级赛亚人般在空中搏斗时,当neo摆出黄飞鸿的经典pose时……..呵呵,天下文章一大抄啊,紧接着的一句就是“看你会抄不会抄”啊。

1.黑客帝国讲了一个什么样的故事?

如今是知识爆炸的时代,信息量每几个月就要翻一番。在每天都要接受大量信息的时候,我想,我也不指望我再能想出新的创意了,只要能将这些信息融会贯通,我觉得就相当了不起了。于是,将这一点具体到电影啊音乐上啊上来谈,拼接就成了一门艺术。美国歌手beck的起家,就是因为他善于搞拼接,他的歌曲掺杂了很多种音乐形式,让人听来“眼花缭乱”。有名的电子乐队chemical
brothers也说:“我们喜欢用吉他创作,但我们更喜欢坐在电脑前,用鼠标将这些音乐分解,然后重组。”

撇开导演要讲的道理,故事中的很多爱恨情仇不谈,黑客帝国的故事如果按照时间顺序叙述那就是这样的:

黑客一当年的哲学理念,在受到推崇的同时,也被指出是早有定论的。例如:“你是否做过一个感觉特别真实的梦?如果你不能醒来,你怎么去分辨它是真还是假?”
“真是一个什么概念?如果说你能看到、能感觉到的就是真的,那么真的就太多了。”
“真相是你是一个奴隶,neo,你被囚禁在思想的监牢里。”这些理论,其实在奥威尔的小说里(《1984》、《动物庄园》等)、以及很多哲学先贤的文章里我们早就可以见到了。但,通过了黑客一,它们才被更广的人群所得知。

 a.20世纪人类发明了人工智能,机器人作为新的一种佣人,不辞辛劳为人类服务
 b.忽然有一天有一个机器人由于仇恨杀害了自己的主人
 c.人类围剿机器人,机器人躲到地球某块地方建立自己的国家
 d.机器人国家成长得很牛掰(因为机器人通过人工智能自我学习,可以设计发明更好的机器,通过卖给人类赢得外汇储备blabla),最后强大到人类决定封锁孤立以防止这个国家称霸
 e.机器人示好不成,和人类宣战
(以上三部曲都没有细节交代,在动画片里有)
 f.人类遮蔽天空期望去掉能量来源,整个世界陷入一片黑暗(机器世界,zion就是在这个世界中)
 g.机器人在不断俘虏人,解剖人,分析人中理解到人类的喜怒哀乐也能产生生物能为己所用。
 h.怎么养活那么多机器人和机器城,靠那片field。(培养皿,容器,随便你怎么叫)
 i.需要有一个程序来控制那么多人的喜怒哀乐。Matrix 1代登场!
 j.Architect设计的非常宏伟和完美的Matrix1代,(我估计是乌托邦型的)由于太完美没有一点瑕疵,结果反而导致系统全面当机,同样很多在培养皿中的人死掉。(证据:Smith在第一集中:Did
you know that the first Matrix was designed to be a perfect human world?
Where none suffered, where everyone would be happy. It was a disaster.
No one would accept the program. Entire crops were lost.
Architect在第二集:The first Matrix I designed was naturally perfect, a
work of art. Flawless, sublime.A triumph equaled only by its monumental
failure.The inevitability of its doom is apprent now as a consequence of
the imperfectioninherent in every human.)
看到这我觉得两兄弟是讽刺人性本贱。
 k.Architect重新根据人类的历史和所谓的“人性”设计,模拟人类社会,第二代matrix出现,the
one出现,很多人从培养皿中被唤醒,加入反抗机器的队伍中去(不断hack系统解放人,用EMP杀杀游击章鱼).The
one在matrix中上天入地,不断寻求拯救全人类,打败机器世界的方法,在oracle的指引下,或者说误导下,或者说设计下,来到了那扇门,对话设计师,最后明白了人类根本不可能打赢机器世界,自己也只是系统升级程序的一部分,大局出发下,选择了最后也是机器早已设计好的结果:机器章鱼时机差不多成熟吧那些苏醒了的人在zion全部干掉,the
one在matrix中选择23个人醒过来并重新建立zion,同时把自己的代码交还给主机,系统明白第二代matrix有些啥毛病和bug,统治人类该设计更好的matrix,系统完成一次升级,matrix
upgrade.
 l.然后第三代,第四代,第五代。。。终于到了黑客三部曲的正片了,我们看到的故事,是讲的第六代matrix的故事。如果前几代的matrix拍三部曲,那估计只能拍两部,叫”The
Matrix””Matrix Upgrade”
 m.唯一和上面”k”不一样的是,第六代的matrix没有那么简单。并不是因为这一代的the
one有多么牛掰,而是因为这一代的matrix中,oracle决定造反了,oracle看不下去了,作为一个机器世界的程序,她领导了人类发起了一次对机器世界的革命,使得机器人没有摧毁zion,系统没有完成一次像过往一样的升级,而是机器和人类停止了那场毁灭zion的战争,人类取得了和平。能有多久?我也不知道。。。

漂亮的动作场面,深刻的哲学理念,这两点是黑客系列成功的最主要原因。然而,这两点的来源竟有很多是并不新鲜的。那么,该不该去佩服导演“龌龊司机”兄弟?

好了,“m”肯定争议最大。我们慢慢讨论。

我认为:应该。他们给我们提供了一种方式,一种可以用很简单的手法体现出很多或艰深或漂亮的方式。这种表达方式,不仅在电影上,也在其他很多方面对我们有相当的启迪意义。在短小的篇幅里(相当于大部头的哲学著作而言)集中了大量的信息,并用一种引人入胜的表现手法展现出来。这个理念,或许不是龌龊兄弟发明的,但无疑他们把这个理念实现得非常棒。

2.Zion到底是不是真实世界

三、
由上面一节,我又想起了其他一些东西。

这个问题很多资深黑迷都有自己的理解。

在第三集快结尾时neo向smith打出了一拳,这一拳极其凌厉,劈碎了它行动轨迹中的雨点。这个镜头为很多人称道,但这样的镜头我们在《英雄》里已经有了啊!而且效果不比黑客的差!但最终,谁都不得不承认,大多数人记住的,还会是黑客三里的这个镜头,而不是《英雄》里的。尽管从这个镜头的水平上来看,黑客与《英雄》不分高低;尽管《英雄》的上映比黑客还早了一年。

我觉得导演并不想表达Zion也是虚拟的这个概念,Zion就是在那个所谓2***年的地球某个角落的一个人类苟且的地方。我觉得把Zion理解成是虚拟世界除了解释凭啥neo能徒手搞定章鱼或者能瞎眼看到Smith外,别的都有那么些牵强。

《午夜凶铃》,风靡亚洲的恐怖片,但也必须由美国人重拍一遍,其故事才能被美国人甚至大多数西方人所接受。
好莱坞电影鬼才昆廷塔兰蒂诺自称极喜看港片,他的片子里也有很多港片的味道。显而易见,吸收了港片精华的“昆片”,在西方世界的影响力比真正的港片大多了。

我是这样理解前面两个问题的:

《无间道》的剧本,最近以175万美元的价格卖给了美国人,准备由美国人来拍,布莱德皮特主演。
嘿嘿,这种行为到底是体现了美国人的兼收并蓄呢,还是体现了他们的闭关自守、夜郎自大呢?

首先,三部曲中有三个很明显的“色调”,绿色,蓝色,金色。在matrix里,基本所有事物都是绿色调调;真实世界中(在zion,在舰艇上,在机器城),基本都是蓝色调;盲眼后的Neo看出的世界,金色调。相信不是一个简单的巧合或者出于美学的考虑,导演有背后的原因在里面,所以我觉得导演两兄弟要讲的故事并不是简单的身体和意志,现实和虚拟两维的故事,而是拥有body,mind,soul一个三维的故事。

四、
黑客二、三的经营手段,可谓巧妙之极,让人拍案称奇。二的故事脉络是完全开放的,给人以极大的想象空间,结尾又狡猾的注明“to
be
concluded”(等待最后结论),吊足了观众胃口,实在让人叹服。(当时网上甚至出现了多种不同的黑客三剧情介绍,不过显然都是假的)甚至可以说,黑客三的票房有很大一部分来自黑客二。电影连续剧如果今后成为一种模式,那么黑客系列的这种策略功不可没。(同期的《杀死比尔》也是分两部上映,是否成功我们拭目以待)

回答第一个问题,这其实oracle已经在第三集给出了答案,在他们的对话中她就说“The
power of the One extends beyond this world. It reaches from here all the
way back to where it came
from.“结合我刚才说的,徒手制止住电子乌贼,neo不是像在matrix中那样”消灭“它,如果zion世界也是一套程序,那导演安排消灭的方法本不会如此。

不过这样做也有副作用,那就是:二的剧情提供了过多的可发挥余地,提供了太多的可能,但三只给出了一种答案,某些观众抱有幻想的段落并未得到发挥:当看过二之后,每个人都有自己心中的黑客三,都有不同的黑客三;而且自己的黑客三经过半年(二与三的上映期相差半年)的想象,变得越来越成型越来越完善;但,就在此时,心目中的三被真实的三无情的粉碎了。当然,尽可以说三给出的答案是多么多么精妙,但它却同时扼杀了其他大多数答案。很多人认为导演提供的三是比自己更高明的三,但同时也有相当一部分人认为它不如自己的。这是黑客三高票房的同时受到评价却很低的重要原因。

The One的能力”beyond the
world”?意思是他不仅能在matrix中上天入地,而且能在“真实世界”中抵抗机器人,那至于为什么能?我的理解是:因为the
one不是一个简单的自由意识觉醒的人类,携带了所有系统无法平衡matrix的一些bug变量,而更承载了肩负“升级系统”“为机器世界服务”的一个重要角色,所以the
one在不断地学习,升级(通过oracle给的candy打补丁等等一系列),无意识地学会了机器世界的”语言“,机器世界能如何控制乌贼,neo也可以。于是拥有了机器世界的能力的neo,他通过这部分代码“stop”了乌贼,也解释了为什么在后面他和trinity能在去机器世界的路上能徒手挡住那么多乌贼和炸弹。
第三集中有一个镜头,”金色“的乌贼不可思议地”穿越“了neo,我想这是很多持zion虚拟论的重要的一个论据。NEO是虚拟的,机器乌贼是虚拟的,整个世界是虚拟的。相反,我觉得恰恰证明了zion是真实世界,金色调是soul的这样一个观点。因为这个乌贼根本没有”实体上“穿越neo,否则logus号就当场废了,这个只是机器乌贼的灵魂穿越了Neo的灵魂。这之后,neo说自己搞不定那么多机器乌贼了,他需要让trinity往天空飞去。机器有灵魂么?后面讲。

如果单看黑客三,那会是一部不错的片子;单看二,当然更棒。然而三承载了太多的任务,从而不堪重负,顾此失彼。龌龊兄弟的想象力是杰出的,但同时,他们对大局的控制力也稍显不足。与此相似,武侠小说作家古龙和黄易也都是有非凡想象力的,情节拉的非常开,但往往收不住。这让我们看出:创作,固然需要自由的想象,但也要严密的掌控,否则就会如第二集里法国人所说,out
of control。

这里肯定有人说,你这套理论故事也许说圆了,但也不能证明zion也是虚拟的这个推测是错误的。
我只能说,就像我们无法证明当下2009年的人类社会究竟是不是一个虚拟的模拟社会一样,我也无法证明那个zion“肯定就不是”虚拟的。但我认为,导演的意思肯定不是要把zion也搞成虚拟的世界那么复杂。

换个角度想一下,要是仅仅用商业手段去作为黑客二的剧情开放的注脚,无疑会伤害很多爱思考的黑客迷。可我有时会悄悄产生这种与别人格格不入的观点:这是不是导演在玩的把戏?是不是黑客二的有些东西是在黑客三完成后添加上去、以便激起更多波澜的?

第二个问题也蛮好理解,在matrix中,smith复制自己的代码到bain。要强调的是,每一次smith复制一个matrix中的人,并不是简单的把自己的全部代码覆盖了另外一个躯体的代码,让他们变得彼此一摸一样,否则就无法解释为什么一开始出来的一群smith完全不是neo的对手(鸽子场打斗),而复制了全世界人民的smith变得和Neo一样强。同样无法解释,为什么smith能够通过电话来到真实世界。所以我觉得,smith是把自己的代码覆盖到别人的同时,保留源代码的部分或者全部特征,从而使得自己在每一次的复制中越来越强大,并拥有被复制人的部分特征。在最后和neo的打斗中,smith说“I
have seen this””It’s a
trick!”这就不是smith原来的能力,这是他由于复制了oracle后,也有预见能力的特征。也正因为这种复制的特性,使得smith能通过残留在自己躯体中的一部分bain第一次来到了真实世界,拥有了一个昏迷的bain和清醒的smith的双重性格,所以一开始他虽然躺着(bain的本性),却拥有”someone
plugged in
matrix”的脑电波,但是bain的身体,smith的mind和soul却最后被瞎眼的neo所看穿。这种看穿,我觉得有点像佛教中的“开天眼”,有了一个看清世界的眼睛。其实matrix中有很多佛的东西,例如轮回的概念,因果论,也让我进一步深信我自己当下这样的判断。

附:有些暗示我觉得确实没有必要,比如黑客二中trinity的车的车牌号七绕八绕绕到了飞船的名字上(奈布克曼泽),头昏脑胀啊!这让我想起了金圣叹评《水浒》里的阮氏三兄弟的名字和排行:“(阮)小七是七,小二小五合成七,小五唤作二郎,又独自成七,三人离合,凡得三个七焉。筹亦三七二十一,为少阳之数也。”由几个名字推出“少阳”来,pf啊。然后解释为什么是少阳:“一百八人必自居于阳者,明非阴气所钟也,而必退处于少者,所以尊朝廷也。”呵呵,既是好人(阳),又奉朝廷为尊,简直perfect啊。

也有人要提出质疑:那个开了天眼的neo为啥最后却又像盲人一样看不见trinity了?那是这样的。Neo对trinity说”Lights
everywhere”,灯火通明,他当时被机器世界所包围,所见之处皆是光,试想,你在一个由节能灯替代钢筋水泥造出来的一间房间里面,你还能找到在地面上的又一排灯么?

五、
简单谈谈剧情吧(哈,终于要献丑了)。

Zion是真实世界,我是深信不移的。

有人说:就情节上的震撼力来说,黑客一的无疑是最大的,其无暇精巧的构思令很多人为之着迷甚至深思。
对于这种观点,我的意见是:就想象力来说,二和三无疑更有创意。黑客系列就像不断敲击我们大脑的棒子,黑客一把我们敲醒,二和三让我们更清醒。在我们被敲了一次后,产生了一些抵抗力和精神准备;因此接下来的棒子虽然更重更沉,但我们感到的疼痛却仿佛还不如第一下的。

先写到这里,欢迎批评讨论。本来想一气写完,写着写着发现收不住,所以还是先在这里打住。(2)过两天奉上

黑客一在我看来就是讲一个人认识自己的过程(know
yourself),为了实现这个目标,最重要的做法就是“free your
mind”;同时,爱依然是人类最伟大的情感,一个表白爱情的吻甚至能让人死而复生,从而认识到真正的自我。

55555555,但是黑客二却把这些我这些美好的想法推翻了大半:the
one是系统bug累积到一定程度时的必然产物;同时neo “free your
mind”的过程不是寻求真理和自由的过程,而是寻找系统bug的过程,找到了足够多的bug,也就变成了the
one。卧靠,实在够酷够狠,颠覆啊。

三的剧情更刺激人:人类文明已不占优势,吸收了人类文明精华的机器文明乃是更高级的文明。结尾时六翼天使问先知是否早就知道了这一切,先知回答说:“我并不知道,但我相信。”先知是程序,而她却用了人类的方式—-也就是抱着希望—-来面对并解决最严重和棘手的问题。看着笼罩matrix的绝望的绿色终于消失,看着可爱的程序sati快乐的掌控着这个美丽的世界,呜呼,人类文明终于不再是地球的主宰,机器文明为人类中心论奏响了挽歌。

六、
影片中morpheus和trinity的形象相当鲜明,他们代表的是典型的为达目的不顾一切、甚至不考虑代价不考虑自身实力的人。morpheus不顾一切的原因是因为他想获得与机器对抗的胜利,而trinity更多的是为了爱,为了neo。为了衬托出他们,尤其是为了衬托morpheus,电影里有了lock司令官这么个人。lock代表的是理智的思维,缜密的安排,周全的考虑,因此他和morpheus一直有冲突。然而,拼精确的计算,人类斗不过机器人,而morpheus的近乎盲目的对the
one的信仰却最终取得了胜利。希望,的确是我们最后拥有的东西。这就是片中这两个男人冲突的意义所在吧。

neo在成为the
one后的大部分时间里都比morpheus更冷静和理智一些;当然,他最主要的形象还是最后的人类英雄。neo最感动我的镜头,不是他摆出黄飞鸿pose的时候,而是他甘愿被smith复制、仰起头并显出平静而满足的表情时。他认命了!他牺牲了自己以便获得和平!认命的人总能打动我,因为认命就意味着默默承受自己不情愿接受的事物。上帝造世界需要七天,第六天完成,第七天休息;我们的第六任the
one完成了最后的任务,将这个世界最终完善了,换来了第七天的和平。
新京葡娱乐场网址,smith,这个程序就是贪婪的人类的卡通化。第一集里他曾说,人类就像病毒,就像瘟疫,总是在不停的繁殖,企图占有一切,征服一切。然后从第二集开始他就变成了这样的形象,变成了到处复制自己的病毒,在第三集里更说出了“purpurse
of life is to
end”(生命的意义就是去终结)这样的话。当他变得无法被控制时,解决的方法也只有全部消灭了。

其他还有一些有趣的值得一提的东西。比如第二集zion狂欢时我们可以看到,大多数人都是黄种人和黑人;而neo他们去找法国人时,呆呆的站在电梯门口的,全是衣冠楚楚但目光呆滞的白人。也许过度商业化的白人更不容易拔掉插头并认识到真正的自我吧。咳咳,可是我们又看见了,zion议会的成员却大多数都是白人,不知道龌龊兄弟这么安排有什么深意。

写到这里,该告一段落了。黑客系列在我这几年的观影生涯中占有相当多的时间和相当重要的地位,仅仅一篇文章是不能完全表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