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听过这么一句话——“世界上最赚钱的方法,都写在《刑法》里了。”

昨晚和朋友说,我一定不哭 结果,眼泪跟自来水一样往外淌
观影后照例想说点什么,但又觉得这个问题说什么都是错的。感性角度,得病不能等死,人命大于天,印度药和程勇给了白血病人希望,是感恩戴德的救世主
但这世界就是该死的理性……
身边有化学系生物系,也有医学系的同学,理解研发一种新药,拯救一位病人要付出多少的心血和代价。如果没有盈利,制药公司作为商人,不会投资研发,别说四万的抗癌药,就是百万也无处可买。定价过高,却合法合规,侧面说明了四万属于成本之外的可允许定价范围。印度的仿制药程勇的走私,都是对知识产权的践踏,即使目的是好的,也会导致恶劣的后果,对制药产业造成重创。
法大于情的事情是不少,但选择法,是为了社会利益最大化。
病人需要药,研发需要钱,商人需要利,活在逐利的现实世界,这个问题,无解。
所以穷是原罪……不能期待还有几个程勇,还是趁着年轻,多赚钱,多保养吧

第一百四十一条 【生产、销售假药罪】

© 本文版权归作者  Melody姜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换而言之,只要是法律允许的做法,就有其存在的合理性,包括片中的瑞士公司。电影一开始,长着一副反派脸的医药代表就强调过,无论民众再怎么抗议,商家的行为始终是合法的,颇有点“不好意思,合法就是可以为所欲为”的味道。影片出于制造冲突的必要,塑造出了这么一个无良奸商的形象,其中不乏尺度限制的因素,但站在制药公司的角度看,他们真的做错了吗?

研发要不要钱?做实验要不要钱?聘请专家要不要钱?赚不到钱,造不出新药,病人产生抗药性了怎么办?如果没有他们研制,印度公司根本就无从仿制,也就没主角团队什么事了。我不是为奸商洗地,只是想说,商人逐利,天经地义,你不能拿圣人的标准去要求商人。

那么——那些买不起药的人就该死吗?

悲观地来说,确实是的。甚至从某种程度上讲,他们的死是“必要的牺牲”。制度的完善、错误的矫正本就是一个渐进的过程,有了他们的牺牲,才能引起高层足够的重视,才能加速政策的改革,才能让更多的人活下来。人类社会就是在这样的不断纠错中进步的,至于那些牺牲的人,没有人能为他们的死负责,历史的车轮就是这么无情。而以一己之力从历史的车轮下救人之人,可以称之为英雄。

本片描绘的就是这样的一位英雄。

程勇,人如其名,逞一时之勇。从一开始的逐利走私,到后来的舍身取义,完成了从小人到英雄的转变,可谓难能可贵。然而,和片名一样,英雄始终是人不是神,钢铁侠阻止不了灭霸,郭靖敌不过蒙古大军,程勇也救不了所有白血病患者,只能救一个算一个。这点他自己也很清楚,所以重出江湖后只卖药给老客户,被捕前还竭尽全力为群主们逃跑制造空间。

可是,救一个就不是救了吗?

死亡人数在史书上只是一串数字,但在你我眼前却是血淋淋的现实。我们不奢求弥撒亚现世普度众生,只希望在身临绝境之时,能有英雄站出来拉自己一把。

新京葡娱乐场网址,这个世界需要英雄。

敬英雄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劣势路单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