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看了2007年的电影伟大辩手。

– Who is the judge? 谁是裁判?

背景是20世纪30年代的美国德州,政府仍然在实行对于黑人的种族歧视和种族隔离的法律——黑人被剥夺选举权、居住权。当时黑人在学校、住区、公共交通、公共场所以及就业、司法、军役、婚姻等各方面,受到残酷的隔离和歧视,甚至就像奴隶一样完全没有生命保障……电影的出彩之处我认为在于以一支黑人辩论队为主线,对小法默内心成长的细腻描述——小法默在经历了关于亲情、爱情、友情、极端种族行为等等事件之后,如何克服内心的羞愧和恐惧,最终在辩论场上发出了掷地有声、发自内心的演讲。我确信多年之后我还会记得这最后的演讲!

  • The judge is God. 裁判是上帝
  • Why is the God? 为什么是上帝?
  • Because he decides who wins or loses not my opponent.
    因为他决定谁胜利,谁失败,而不是我的对手
  • Who is your opponent? 谁是你的对手?
  • He doesn’t exist.不存在
  • Why does he not exist? 为什么不存在?
  • Because he is a mute distant voice the truth that I
    speak.因为它不过是反对我所说真理的声音
  • Speak the truth! 只说真理
  • Speak the truth! 只说真理
    该片题材取自上世纪30年代的真人真事,当时美国虽已颁布废除黑人奴隶法,但是在美国社会任然充斥着歧视黑人的各种思想。以至于黑人被白人孤立,黑人小孩只能上黑人自己的学校,甚至在法律上黑人都是与白人不能相比的。
    梅尔维尔.托尔森先生一位在语言修辞上有着很深的造诣,尤其擅长写诗和辩论的美国黑人,面对这些不平等,他很想做些什么来改变现状,于是他在地下号召农民组织农民工会,并且在业余时间组建了一只辩论队,经过他精心挑选,四位非常优秀的队员脱颖而出,他们是汉密尔顿•伯格斯、亨利•劳伊、莎曼萨和年仅14岁的小詹姆斯•法默尔。托尔森先生有坚定的信念,他不断挑战传统,触动旧有的游戏规则,不过因此他的反叛精神与独特的教学方法也不断地遭到人们的质疑,但是最终在托尔森的培养下四位黑人辩手终于有机会和世界至高学府——哈佛大学的学生进行辩论,不但如此,他们成功的把哈佛大学学子驳倒,赢得了辩论赛,这在当时的美国历史上是绝无仅有的。
    贯穿本片的一个主题就是最后与哈佛的辩题“消极抵抗是否是维护公正的道德武器”,或者说本片所要表达的就是要非暴力形式来维护正义,前面所有的东西就是为了后面的辩论进行精心的铺垫。
    本片以“辩论”这个话题入手来表达这样一个意思,那么辩论的意义何在呢?话语到底有什么作用?似乎话语不但没有千军万马、金银财宝管用,有时候甚至是苍白而无力的,不然在辩论台上能言善辩的四位黑人辩手在看见自己的同胞被活活烧死时,不但不敢再出来说话,甚至只能躲在车厢里面,连看都不敢看,眼神中充满了恐惧。或许当时他们也在想辩论诸如“黑人是否应该被允许进入州立大学”这样的辩题有什么用了,黑人还不是照样被歧视,他们这样做又能改变什么了?
    这个问题又让我想起了最近我在忙的事,上几周我在院会权益部办了两期权益座谈会,说实话每期办下来都相当困难,因为没人愿意参加。但是我想说其实可能是大家对权益部的定位有问题,因为现在的人想要看到的就是实效,而且要立即见效,当然其实过去我也是这么想的。但是我想这对如今的大学权益部来说,似乎是不可能的。所以甚至有时候我也在想,既然同学们都不愿参加我们办这些座谈会又有什么意义呢?还不如不办。但是后来我明白我现在要做的并不是要去帮同学们立马解决很多问题,而是要通过诸如权益座谈会的形式来给同学们一个平台,或者是一个扩音器,让他们发出自己的声音,而且要让他们的声音被掌权者听见,虽然我不知道问题会不会解决,但是我相信只要一个问题被一次又一次的提出,终有一天会被领导重视的,这就是话语的力量,这就是消极抵抗的胜利,语言的意义不在当下。虽然这和辩论有很大不同,但是那也是一种话语的力量。
    哈佛大学辩论的七年后,1942年,小詹姆斯.法默创建了种族平等国会,成为马丁路德金之前以为伟大的民权运动领袖。1
    961年,萨曼莎.布科成为了律师。梅尔维尔.托尔森成为世界出名的诗人。他继续在南方德克萨斯农民工会工作,1936年年底,一共在7个州有31000
    成员。连续10年,维利学院辩论队一直保持不败。这些事实似乎也在证明着“Words
    are
    swords”面对这样一些大量事实,我想没人敢否认语言的力量,也没人再说“非暴力是消极合作所佩戴的面具用以掩盖它的真实目的:无政府主义”。
    早在古希腊时代,苏格拉底为寻求真理时常在街头与人辩论。我想语言之所以似剑,之所以有这么大的威力,不是因为别的,只是在于它在向我们展示真理,Speak
    the
    truth!只有那些真理才有如此强大的力量。如今大学的辩论赛之所以让人觉得乏味无聊,我想是因为那些姿势优雅,辞藻华丽的辩论者不是在为着真理为辩论,他们只是在为着辩论而辩论而已,片中的美国学生可以自由的辩论“资本主义到底是不是不道德的”,但是在我们国家尽似乎有太多的敏感话题,在这方面我们似乎显得不是很自信了,但是我想真金是不怕火炼的,是真理就永远不怕任何偏见,因为那些偏见终有一天会被证明是错误的。
    最近在看密尔的《论自由》,在论思想自由时,密尔认为谬误可以在人们不断地反驳声中揭示其谬误性,让人们真正的认识到其与真理的区别。而凡是真理的东西可以在人们不断的反驳声中,让人们更好的理解其真理性,加强一代又一代人对这些真理的深刻理解,而不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真理慢慢的被人们遗忘其本质,只传承其躯壳而已。我想辩论其实也兼有这两方面功能。所以有时也在想如果有一天大学生可以把现在所以辩论禁区的话题拿来辩论,那将是多么精彩的一次辩论啊!而且那场比赛必定会有***的人!
    似乎我的文笔不是怎么样,有很多的东西不知如何表达,但是这部影片给我相当深的影响,甚至现在有冲动去参加辩论了,去如同片中四位辩手一样激情四射的表达自己的观点,发出自己的声音。

小法默最后的辩论题目是:消极抵抗是维护公正的道德手段。对手结辩的主旨是:不论什么手段,一切对于法律的侵害都是非道德的(即是说明消极抵抗不是维护公正的道德手段)。

然而,如果你看到自己的黑人父亲作为大学教授被几个白人暴民当面敲诈羞辱却只能低三下四;如果你看到一个黑人被当做牲口随意的杀掉但却只能把脸埋得更低以至于贴在地面;你会觉得这个世界本来就是这样的吗,你是否会质疑:不公平的法律还是法律吗?正因为经历了这一切、克服了这一切、决心改变这一切,电影才在最后小法默的发言中达到了高潮——“对方辩手说,任何凌驾于法律之上的行为都不道德。但是在南方没有法律。当黑人没有地方居住,被从学校、医院撵出来的时候,还没有审判就被凌迟处死的时候,都没有法律。圣.奥古斯丁说过:‘不公正的法律根本不能称之为法律。’也就是说,我有权利,甚至有责任去反抗。是用暴力,还是用消极抵抗?你们应该庆幸,我选择了后者!”

我想起了贝多芬的一句名言,
“我要扼住命运的喉咙,它绝不能使我屈服”。临终,这个失聪后曾自怜为上帝最可怜的造物的艺术家,亲笔留下了最后一句话,“一切灾难都带来良善”。这句话应该是这个电影最好的注脚!

我想起了08年的电影,贫民窟的百万富翁:如果你摔断过腿,你就得到了一千卢布。如果你现在失业、失恋、失明,你就得到了2000卢布。如果你被人用枪指着头,你就得到了4000卢布。所以你的一生,终有一天会赢取2千万卢布。你若相信苦难是化了妆的祝福,你就是杰玛;你若不信,你就永远活在自己的不信里面。

 By suffering there comes wisdom and A strong mind!

 

最后,作为一个辩论爱好者,我很遗憾,如果能更早看这部电影,对于辩论的理解会更上一个层次,就像电影里说的:

 

  • Who is the judge? 谁是裁判?

  • The judge is God. 裁判是上帝。

  • Why is he God? 为什么是上帝?

  • Because he decides who wins or loses not my opponent.

新京葡娱乐场网址,因为他决定谁胜利,谁失败,而不是我的对手。

  • Who is your opponent? 谁是你的对手?

  • He doesn’t exist.不存在。

  • Why does he not exist? 为什么不存在?

-Because he is a mute distant voice the truth that I speak.

因为它不过是反对我所说真理的声音。

  • Speak the truth! 只说真理!

  • Speak the truth! 只说真理!

 

对于每一个真正打过辩论的人都明白这对话的意思,那就是,在辩论场上,真正的对手只有你自己。就像在电影最后,打动我的小法默的发言,语言真正的力量来源于我们的内心,来源于战胜彷徨、恐惧之后内心坚定的力量——By
suffering there comes wisdom and A strong mi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