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时报记者 于扬 许岩

  博时基金价值价格与管理资产规模比率6.24%

  48%的股权,拍出63.2亿天价!虽然市场此前对博时股权拍卖的火爆场面早有预期,但是竞买人经过2个多小时的厮杀最终以63.2亿的天价才结束战斗,还是大大超出很多人的意料。“都是抱着志在必得的劲头来的,看来对基金公司的股权估值要重新来过了。”一位亲历此次拍卖的业内人士感叹道。

  理财周报记者 张景宇/文

  起拍价即刷新纪录

  “63.2亿,成交!!!”拍卖师一记清晰的锤声落下,国内最大基金公司博时基金48%股权终于花落招商证券。

  事实上,本场拍卖在开始阶段甚至一度显得平淡、冷清。四家竞买人中只有两家参与初始阶段的竞价。当拍卖师现场开出28亿的底价后,1号竞买人在踌躇片刻后方才举牌应价。因为这个不低的起拍价意味着每股价格已达58元,起拍价就已超出银华基金股权的最终成交记录!

  12月26日,17点30分,北京金融街洲际酒店五层西安厅,国内基金公司股权拍卖单价产生了一项新纪录:每股130元,远远超过此前银华基金创下的每股56.2元纪录。相比原股东金信信托1998年4800万的入股成本,这笔股权9年增值逾130倍。

  而6号竞买人的第一次举牌应价更是显得格外慎重,竞买团队在交头磋商数分钟后方应出5000万的加价。据了解,6号竞买人是德邦证券,其控股股东上海复星集团董事长郭广昌亦亲自坐镇指挥,并不停地低头认真演算。

  此前,外界传言这笔股权买家早已内定,但拍卖现场两个多小时200多次举牌的激烈竞逐否定了这一说法。

  每一次加价都显得谨慎而又颇具试探性,双方竞拍团队时而窃窃私语商讨对策,时而频发短信请示下一步的报价,拍卖进度一度非常缓慢,场面甚至胶着不前。在经历双方缓慢地加价后,拍卖师决定调低加价幅度,由5000万降到2000万,并开始开起玩笑以“催促”和“诱导”:“想一想博时基金位居57家基金之首,想一想博时基金还有很多的利润没有分配,想一想这些,你们的号牌不就举起来了?”以“你又不请我喝酒”为托辞,1号竞买人或许是为了拖延时间而和拍卖师调侃起来,场面顿时又轻松许多。

  ●三大鳄争夺肥肉

新葡萄京官网,  与6号竞买人相比,神秘的1号竞拍人背后实力也毫不逊色。据记者事后了解,虽然没有亲自现身,但大名鼎鼎的鲁冠球正是1号的背后“靠山”,鲁冠球以其麾下的浙江省工商信托投资股份有限公司名义参与此次拍卖,对于博时基金股权也是志在必得。

  理财周报记者在现场目击了整个拍卖过程。此次竞拍有十来家金融机构报名,5家证券公司获得证监会审批参加拍卖,但现场只有四家机构参加,他们分别是1号竞拍者浙江省工商信托、6号竞拍者德邦证券、7号竞拍者方正证券、8号竞拍者招商证券。方正证券拍卖过程中始终未叫价。

  郭广昌鲁冠球贴身较量

  几个股东背景赫赫。1号竞拍者在会前组织方并未透露其身份,经了解是浙江省工商信托,其注册资本金42347.52万元,据报道实际控制人是万向集团董事长鲁冠球,也有业界人士说浙江工商信托此时带着当地政府的支持而来,因为地方政府希望将博时基金控制权留在浙江。

  郭广昌、鲁冠球,国内两大著名民营企业家在这一拍卖场上展开了贴身较量。正如本场拍卖师夏钢寨所言,买家虽然不如当初预想的来得多,但也都是很有实力的角色。很多买家已经表示不仅是要买股权,更是要做战略性投资,因此价格不是关键。

  德邦证券控股股东上海复星集团董事长郭广昌更是亲自参加举牌。郭广昌是2007年福布斯中国富豪榜第三名,身价362.3亿元。

  65.625、66.67、67.71……记者从会后找到的竞买人遗弃的一张演算纸上发现,拍卖价迭创新高下的每股价格被精确地计算排列出来。伴随着细确的演算,双方艰涩、谨慎地向前推进着拍卖进程。

  招商证券原本就是博时基金25%股权的并列第二大股东。招商证券请了一个专业竞拍手,董事长宫少林和副总裁杨静坐镇其身后。

  “不能再慢了,我们要早日结束第一阶段竞价。”拍卖师已经非常着急。而此时,郭广昌脱掉了西服,大有赤膊上阵之意。

  “其实你只要注意一下招商证券竞拍手坐的位置,就可以大概猜出他这次是志在必得。”拍卖结果宣布后,一位在拍卖会现场坐记者身边的人士指出,竞拍手座位分散,但招商证券竞拍手恰好坐在博时基金管理层座席前面。

  在经历了近1个小时的缓慢竞价后,场面突然加快了起来,双方举牌开始快速地交替进行,场面一度出现一段小高潮,价格也推到了45.2亿的新高,而此时每股对应价格已超过90元,这一价格应该也逼近了6号竞买人德邦证券所愿意接受的最高价格。在45.4亿元时,经过几分钟的停滞,德邦证券不再加价,郭广昌等人随后在现场消失。

  ●郭广昌与浙江帮的角逐

  招商证券杀入战圈

  “起拍价28亿元人民币,首轮竞拍加价幅度5000万元。”下午3点30分,拍卖师宣布拍卖正式开始。

  一直一言不发坐山观虎斗的8号招商证券此时开始应价。而悄然坐在一角的招商证券董事长宫少林更是开始展现出胸有成竹之态。与先前1号和6号的胶着推进不同,在德邦证券罢手后,有优先购买权的竞买人8号的杀入使得拍卖进程突然加快。

  按照事先公布的规则,博时基金48%股权的拍卖将分为两轮进行,首轮由非优先购买权人自由竞价;然后,胜出者再与有优先购买权的竞拍者(博时基金其他股东)进行第二轮竞价。

  招商证券本来为博时基金25%的并列第二大股东,享有优先购买权,即可以场内最后出价优先购买,它的加入使场面顿时演变成1号竞拍人连续加价,招商证券则不断跟进举牌。以至于拍卖师都开始后悔称,“似乎不该把加价幅度这么早就降下来。”两位留下观战的6号竞买班子成员更是悄声耳语:“幸亏我们没有再加价。”

  开价引起现场低声惊呼,相当于每股58元的底价已直接超过此前银华基金股权拍卖纪录。现场一度出现冷场,两分钟后拍卖师叫到“28亿元第二次”,1号竞拍者才姗姗举起号牌。

  在激烈的竞价中,似乎没有一方愿意放弃,一次加价为2000万元的竞拍牌在场内被轮番举了近百次,以至于后排的记者们都失去了耐性,纷纷放弃了对逐笔竞价的记录。似乎竞拍已是数字的叠加,大家只是一心等待最终的竞价结果。而在近200次举牌后,1号原来的举牌人似乎已不堪劳累,换上新人来继续举牌任务。

  又是沉寂的两分钟,又是拍卖师落槌前的一霎那,6号举起了号牌——应价28.5亿;看到有了竞争对手,1号不再深沉,直接越过两个加价幅度,叫价30亿。

  45亿、50亿、55亿、60亿,每一个整数关口的出现,现场都会报以雷动的掌声,观战者都以为,这个价格不能再高了。然而,接下来的每次叫价又在不断挑战观众的预期。终于在63.2亿元出现时,1号竞拍人宣布放弃继续加价,拍卖师锤音落下。

  在随后50多分钟里,整个拍卖会成了1号和6号竞拍者的对手戏。两位竞拍者轮番叫价,节奏越来越快。郭广昌脱下西装外套,大有赤臂一搏之意。

  拍卖现场大腕云集

  在经过64次角逐后,6号竞拍者宣布退出,1号最终以45.6亿元成为自由竞拍阶段的获胜者。郭广昌等人随即从现场消失。

  63.2亿的价格到底高不高?此前,山西海鑫集团以每股56.2元,共计11.8亿元的价格买下21%银华基金公司股权时,就因刷新当时纪录而广受关注。不过,一位参与拍卖的人士私下对记者说:“证券公司现在有的是钱,这个价格不成问题。”

  ●招商证券PK掉浙江帮

  记者从现场也了解到,出席这次拍卖会的除中国证监会、银监会、最高人民法院的有关官员外,还包括浙江省政府、浙江银监局、金华市政府的官员及金信信托的股东。博时基金的大批高管更是悉数到场。而拍卖甫一结束,招商证券董事长宫少林一行就迅速前往证监会提交相关材料以备审核。

  接下来是享有优先购买权的竞买者8号和1号之间的角逐。这一次,双方的争夺较前一轮更加激烈。股东招商证券享有优先购买权,即可以场内最后出价优先购买。两个竞拍手一个叫价,一个应价,常常是一分钟内交手四五个回合。

    新浪声明:本版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16点36分,竞拍价冲上50亿大关后,1号举牌速度越来越快。而招商证券举牌人开始频频回头。胶着之后价格直冲60亿,招商证券开始反攻,举牌速度越来越快,而1号的速度明显慢下来。8号举到63.2亿元时,1号没有再跟进。拍卖师宣布8号竞拍成功,一锤定音。

  ●价格与管理资产规模比率6.24%

  还不及银华基金的6.73%

  招商银行以63.2亿元高价竞拍博时基金公司48%股权,相当于每股130元。这一价格高出此前的基金股权转让记录1倍以上。资料显示,今年10月22日,山西海鑫集团通过拍卖方式获得银华基金21%的股权,代价是11.8亿元,约合每股56.2元。

  不过业内人士认为,相对于博时这样的国内管理资产规模第一基金公司而言,代价并不是特别昂贵。据有关机构研究显示:用国际上通用基金估值方式——价格与管理资产规模比率(price/AUM)的测算,得出银华的price/AUM为6.73%,博时基金此次转让对应的比率为6.24%(131.67/2109.34),较前者相对价格其实更低。

  而以现金流倒贴的方式计算,截至今年三季度报告所披露数据,博时基金公募基金规模达到2109亿元,按照每年1.5%的管理费计算,博时基金一年的管理费收入至少为31.6亿元,对应其1亿的总股本,其每股收益可能达到10元甚至更高,按照10倍的PE估值,其股价合理价格应该在100元左右。考虑到此次拍卖的是第一大股东股权,除了经营权,还会有一些看不到的财务回报,应该有更高的溢价,因此130元/股的价格对于招商证券而言也是在可接受范围。

  ●金信信托卖博时的钱

  偿清全部债务后还剩8亿元

  “恭喜,这次拍卖很成功,你们创下纪录了。”

  “哪里,能卖出个好价钱也算是对债权人一个交代。”

  这是记者在拍卖会后听到的两个参会者间谈话。据了解,出席这次拍卖会的除中国证监会、银监会、最高人民法院的有关官员外,还包括浙江省政府、浙江银监局、金华市政府的官员及金信信托的股东。

  金信信托持有的博时基金48%股权拍出63.2亿元高价,仅此一项,便足以偿还金信信托的全部债务,同时还有约8亿元分配给股东。

  记者了解到,自2005年底起处于清理整顿、破产期的金信信托,一度被曝出债务多达42亿元。2006年12月,入驻金信信托的建银投资在审计后进一步查实,金信信托实际窟窿约为55亿元。

  “金信信托的问题有一部分牵涉到当地政府,从这一点讲浙江省有义务为它的窟窿负责。”一位熟悉金信信托内情的人士告诉记者,2005年前后金信信托在金华市大量发行信托产品,本来按照有关规定:“信托产品不得承诺最低收益,不得以受益权证的名义融资,否则被视为非法集资,其信托权益不受保护。”但金信信托的部分信托合同中却标明“三年期的利息为8%,每年付息一次”。

  “这样就不难理解,为什么一个注册资本4亿多元的浙江机构,敢于拿60多亿竞拍博时股权了。如果它竞拍成功,实际上是以投资博时基金公司的名义补上金信信托的窟窿;如果不成功,那么它也‘成功’地把拍卖价抬高,无论如何都是笔稳赚不赔的买卖。”该人士表示。

    欢迎订阅《理财周报》!
    订阅电话:020-87385997(广州),
    各地邮局订阅电话:11185,邮发代号:45-138

    新浪财经独家稿件声明:该作品(文字、图片、图表及音视频)特供新浪使用,未经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部分转载。

    新浪声明:本版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