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葡娱乐场网址,江·公主们的战国 女人天下

江·公主们的战国 女人天下

那个……第二集开始之前,先叹气,看NHK的大河剧要有自行洗脑的勇气,有些细节实在是不能核对的,比方说按照剧中所指年代,阿江公主才3岁,可是剧中却要23岁的树里姑娘扮演3岁的她,擦汗。看心智和对话,树里姑娘扮演的应该是花样年华的阿江公主才对。

第四篇 闻香

第二篇 省亲

上篇说到阿江见过舅父织田信长之后,有了全新的感受,而从小就失去父亲的阿江对信长的崇敬,憧憬和仰慕也是不争的事实。而这一集里,按照女性编剧细腻的心思,在开篇就先让观众看到了闻香的剧情。还是一样,本集有契子,可是这回的引言完全是站在女性的角度的诠释。和室之内,阿市带着女儿们欣赏香料。不用说,这是从我国传入的礼节,在我国从唐时士大夫阶层就有闻香的爱好,在唐朝时宫内还设有专用的闻香杯和香炉。清末时英法联军攻进北京时,从圆明园掠夺了大清皇室所拥有并积攒了几个世纪的无数奇珍异宝,其中就有相传女帝武则天使用过的暖手炉和闻香杯。

数年的烟云消长,原来只是匆匆一瞬。破城之后,阿市带着女儿们来到另一位兄长织田利包所封的伊势已经好些年,这些年里,长女茶茶和次女阿初已经慢慢长大,可是破城时的悲惨景象还在眼前,那一幕让茶茶和阿初永世难忘。或者说,不知道反而是一种幸福,因为始终在仇恨和被轻视的冷淡目光中成长,并不是好事。因为母亲阿市的保护,阿江并不知道发生的这一切,她只是憧憬着繁华和英雄,想要见到心目中的天下人:织田信长。因为织田信长的来信,使得阿江有了记事以来第一次与舅父织田信长的见面。

此时在战国时的日本,闻香已成为贵族的嗜好,也是体现贵族女性的高雅品味和优雅生活水准的一种方式。阿市将香木置于闻香杯之中,捧起闻香杯,转了几圈,向尚且年轻的女儿们作了示范,之后浅井家的女儿们按照年纪大小依次闻香。长女茶茶率先捧杯,姿态优雅,举止得体,不愧出身名门。此时电脑前的我也叹:如此美态,也不枉理惠年轻时苦修花道茶道,并熟知各传统技艺。只见她专注闻香,以近乎迷醉的表情选择了香气。原来这是生父浅井长政生前最喜爱的香气。不难理解,幼年时憧憬父亲的茶茶一定嗅到过这种香气。虽然父亲已经不在,但香气在她的记忆中保留下来,成为她所爱。这是浅井家女儿对父亲的追念,一时间,阿初也要过闻香杯深深嗅闻,而对父亲几乎没有记忆的阿江只是犹疑的接过闻香杯。此时观众可以肯定的是阿江对舅父织田信长说的是真心话,没见过父亲的她不知如何寄托这份思念。很快,阿初也选定了自己喜爱的香气,是贵族女子所爱的空蝉。既是出自源氏物语,这样的香气也就不可避免的带有皇家色彩。若是知道空蝉的来历,阿初也许不会这么高兴。可是,人生就是如此,往往一些小事就预示着未来。命运如同一只看不见的手,左右着公主们的命运。轮到阿江的时候,她左选右闻,就是找不到满意的香气。最后被香灰呛着,打了几个大喷嚏,呛着了自己,也呛翻了众人。那么,阿江中意的香气究竟是什么?难道真如阿初所说,野孩子不懂得欣赏高雅的品味么。往后看。

以下我们要看到的故事,是一个承上启下的转折点,正因为有了与舅父织田信长的相识以致受教,阿江才有了日后坐镇江户幕府德川家门的威势。其实,说穿了本集作为承上启下的段落,也仅有两个重要的场景。在这两个重大场景中,阿江公主人生中除她第三位丈夫之外的所有重要人物几乎都到齐了。先是交待了这一次浅井三姐妹去安土城的背景,是织田信长来信相邀,茶茶和阿初两姐妹,一个忧心忡忡,另一个则是内心愤恨却又无可奈何。而完全不知情的阿江却兴致勃勃的试穿新衣裳,与两位姐姐完全不同。透过浅井三姐妹的眼睛,观众先从侧面见识了天下人织田信长的本事。来到安土城下町,阿江就先被其雄伟的建筑所震撼,就连见多识广的阿市也惊叹:不愧是兄长所为。到了城内,剧情先做铺垫,阿市与织田家第一谋臣明智光秀见面,两人多年不见,各怀心事,口头却依然客气寒暄了一番,光秀表面慰问,暗地里却在了解阿市的近况,其实另有打算。这一场面其实就已经埋下了日后本能寺之变的祸端。而之后的甥舅相见则是为此后阿江所目睹的本能寺之变时舅父织田信长蹈火而去所带来的伤害,交待了前因。

却说织田信长忙过了战事,素喜为人所不能为,为人所不及的他,这一次又安排了一次声势浩大的园会,只是这一次的名头很特别,叫做:集马会。为了这一次声势浩大的园会,织田信长事先做了安排,他让明智光秀在距离看台最近的地方,搭建了别台,专供天皇观看。巡马会看来是一场各大名世家的大巡礼,其实不然。这是天下人织田信长,在他的天下人面前,所展现的一场别开声面的大阅兵。因为信长能察人所不察,能闻人所未闻,因此他的阅兵式也办得与众不同。细看之下,虽然举办细节和流程为日式,但举办方式完全是西式;也就是说,天下人织田信长是按照古罗马的方式举办了阅兵式。集马会当日,京都风和日丽,细碎的樱花瓣在人们眼前飞舞,城内武人仕女争相前来观看集马会。这是武人织田信长创办的又一次盛会,又因为有老天皇临幸此处观礼,引得各豪族争先恐后,或者,我们也可以认为这是天下人信长再次策划成功的亮相人前之大秀。

这一场相见,先是显出了天下人织田的排场和气势,当阿市公主带着女儿们觐见之时,家臣侧跪两旁,俯身施礼,而三姐妹的反应也各不相同。大姐茶茶只是忐忑忧虑,并无害怕担心,有成算却无气度,胸襟不够,不是正室之选。而二姐阿初则是紧张害怕担心,甚至是不知所措,没有威仪的公主,就登不了天下人的门,至多只能嫁给大名。最有意思的是三妹阿江,她的反应竟然是好奇兴奋,然而能沉得住气,镇得住场面,这是正室才有的气度和威仪,若是运筹得宜,她的姻缘运势必要胜过两位姐姐。

集马会之前,编剧先安排阿市带着女儿们与明智光秀一家相见。在这次会前见面时,阿江第一次见到了明智光秀之女阿玉。着华服的阿玉夫人此时已嫁入世家豪门,举止温文有礼,眼神望着父亲光秀却若有所思,她只应和阿市一家的话,说父亲打点操持一切,非常辛苦。言下之意是父亲这么付出,完全是吃力不讨好。可是此时阿玉作为织田家安排与豪门联姻的儿媳,并不便多说什么,只意味深长的看了看阿江,并未说太多的话。况且,有信长的嘱咐,明智光秀的家人也负责招呼贵客。对于主公信长的妹妹和三位外甥女格外关照,举止得体,这才是世家女所为。也许此时明智光秀已经得知信长要收三位公主作为养女,他自己又与阿市素有来往,因此要女儿阿玉格外厚待。

阿市作为带着女儿们省亲的织田家的女儿,先是介绍女儿们认识了兄长织田信长的儿子们,织田家的各位出面,也只是内敛深沉,并无霸气,可见也仅只能勉强守业,能做成这样,还不好说。这也是一个伏笔,信长死后,儿子却无用,织田家开始派系斗争,这样的继承人是无法继承织田信长关于天下人的理想的。紧接着出场的是织田家的几位名臣:柴田胜家,明智光秀,还有织田家著名的盟友德川家康。看德川家康的态度,从一开始就想要娶阿市的女儿当儿媳,他只是在挑选三姐妹里合适的人。阿市看在眼里,只是笑而不语。此时也暴露出德川家日后的惨变之因果——织田之女德姬与德川家康正室的关系极其恶劣,愈加激化的婆媳矛盾迟早要爆发。

但是,此前明智光秀与织田的对话却显示出主仆二人愈发加深的心结,原本只有织田信长要求明智在靠近道路的一处搭建特别观礼台,作为给老天皇一行人观礼所用。可是对政___治对人事都敏感的明智光秀马上意识到这是特意为之的举动,意味着织田信长在向世人昭示他对于皇家的影响力,也说明信长一旦控制了王室,权势更加如日中天。此时的光秀,心情非常复杂,眼中有泪,是一种既羡慕又嫉妒的心情,而信长要求他负责此次活动的杂务时,光秀眼中已藏杀机。既妒忌对方的才华,内心充满了自卑,又想要取而代之,野心逐渐膨胀。可是他的这种复杂情绪每次都被信长发现,天下人织田信长的确如宗大师所说,察人所不察,闻人所未闻。偏巧敬重英雄,赞赏直率的织田信长特别瞧不起这样有着意图,能力不及又自卑的家伙,因此每次发现之时),羞辱痛打光秀是家常便饭。而一心想要出头的光秀每次忍耐之时和忍耐之后都痛苦不堪,这痛苦逐渐累积,近乎爆发边缘。

之后,正主织田信长终于登场了,脚步稳健,目光逼人,果真气度不凡,威慑众人,正是阿江心目中天下人的形象。扮演织田信长的丰川悦司是一位气质很特别的演员,眼神尤其专注热烈,对角色下的功夫很深。看剧情就能明白:这一次剧本对信长这个角色的要求是既表现出家长有人情味的一面,又表现出天下霸主的威仪,这要求还真不容易。霸气容易,亲情呢,亲情场面如何解决?往下看。

到了集马会当日,京都万人空巷,争睹一代名宿织田信长及其战将的风采。最先出场的是织田家第一名臣明智光秀,此时的他,五花马,七彩衣,威风凛凛,走在明智家的队伍最前面,已经迎来家女阿玉和众人的一阵欢呼,而后焦距的则是浅井三姐妹的另一位织田信包,性情平和的他也特意穿戴整齐,笑着向妹妹阿市和外甥女们挥手致意。如果明智光秀的出场体现了织田家谋臣的风采,而织田信包则体现了织田家尚在人世且与信长合作的男子的风采,同样是姓织田的男子,信包与信长虽同出一门,但个性模样风采却大不相同。信长有一股难以言喻的霸气,气度慑人,胆识过人,而信包则沉厚内敛,小心谨慎,这也是天下人与大名的不同之处。之后,出场的是信长的随从三兄弟,三人都是俊美少年郎,骑马而行,引得京都仕女注目,尤其是喜爱美少年的阿初,对着三人猛喊,可是发现三兄弟当中仅有一人望了一眼,立即觉得不好意思,此时又被大姐茶茶拽了下来,只有含羞坐下。而阿市的目光却被来自越前的柴田胜家大人所吸引,只见满面虬髯的胜家大人虽苍老,却显得威风八面,走在队伍最前面的他,最是沉稳,最显威仪,只见胜家大人特意向阿市点头致意,阿市也含笑还礼。这是本剧的另一个伏笔,日后阿市就要带着女儿们奔赴越前,投奔柴田胜家,他是浅井三姐妹的继父。

织田信长作为天下人,对众人是威严的,对妹妹阿市怀有歉疚之心,又一直疼爱妹妹,因此十分关切。阿市对兄长的问候虽然应答有礼,心中却依然愤恨,回答时还发了点小牢骚。信长并不介意,又问茶茶和阿初两姐妹是否还记恨,两人想要否认,阿市依然想表示不满。哥哥询问,妹妹抱怨,还有点小撒娇,此时气氛还不错。可是羽柴秀吉,也就是小猴大人的突然到来,就破坏了这一省亲会的气氛。也可以说是故意的,他是用同样的手法逼死了三姐妹的父亲:浅井长政,不仅织田信长揍了他,就连老成持重的柴田胜家也狠狠打了他。于是,阿市一心想要隐瞒的浅井长政之死的真相终于浮出水面。阿江一面之下就很崇拜憧憬的舅父织田信长竟然是杀父仇人。此时,阿市气得带着女儿们,拂袖而去。这就是本集第一大场面:省亲会的结束。

在观众看了那么多的武将之后,正主天下人织田信长终于露面了。丽日当空,众人瞩目之下,只见他身着唐时彩衣,头戴金冠,威风凛凛,甫一出场,立即引起了关注。在他身后有六人座,而信长只是顺着踏凳,上座,端枪,坐定之后,他虽淡定,却不怒而威,说:

入夜,阿江睡不着,自己想去找舅父,却先揍了小猴大人,被家康喝止,告诉她战争的意义就是要接受现实并且不能计较。到了此时,德川家康似有所悟,而阿江说要自己去找舅父的话,则让家康开始欣赏她。这一场甥舅对话是本集的另一大场景描写。来询问缘由的阿江受到了“织田理论”的影响,受到了战争现实的深刻教育。作为大名的后代,必须接受命运的安排,哪怕无法避免兵戎相见,也要接受现实,不能拘泥于个人私怨。有趣的不是信长的耐心解释,而是信长破例耐心解释。如他所说,只相信自己,不在乎世人眼光,如此骄傲又特立独行的人,怎么会如此耐心解释。理由只有一个:他是真的希望对方听取解释,不再误解。此时的信长从谈话中发现了阿江的胆识和魄力,从耐心解释转变为欣赏说明,然后这个喜欢恶作剧的舅舅打算吓唬一下最小的外甥女阿江,拿枪指着她,被闻讯赶来的茶茶和阿初拦下,又是虚惊一场。

-各位 时值新春 我之春 信长之春 举世之春 众人之春 欢腾吧 庆贺吧 来吧
尽情狂欢吧

可是,信长式的教育对茶茶和阿初似乎不那么有效,虽然她们也能理解但不能体谅。阿市的赶来阻止了信长继续吓唬人。她也回敬了信长的话,男人的战争是为荣誉和财富而战,女人的战争则是为了生存而战。为生存而战这句短短的话,却也道尽了阿市丧偶后寡居这些年来的辛酸和苦痛,而此时年少的阿江却开始体谅舅父的难处。这是从小没有父亲的孩子阿江第一次遇到如此威严有魄力的男子,自然倾慕不已。

一番话之后,铁枪一杵,身子一拧,开始舞枪,娴熟英武的铁枪式过后,道边台上观看的众人顿时欢呼,接着,潮水般的欢呼声四起,集马会的高潮终于由天下人织田信长带动,而台上观看的阿市却不由自主的开始重复信长之前的话:

误会的冰释,也是另一段故事的开始,了解了全过程的家康从此时起,开始属意阿江当儿媳。因为就在此时,对人对事极其敏感的家康已经和信长相似的,对阿江的天赋禀异有了不同的认知,他觉得阿江是织田家人中最像织田信长的女子,或者说,最适合成为天下人正室的女子不是织田信长的五女德姬,而是外甥女阿江。省亲会一事,对于阿江来说,是她后半生跌宕起伏人生的开始,也是她与德川家姻缘的缘起。之后,追随舅父信长的阿江还会有怎样的际遇呢?拭目以待,本周继续关注江·公主们的战国,敬请期待。

-信长之春 举世之春

这样喃喃自语的她,似乎若有所思,一直以来都关注兄长信长的天下大计的她,此时依然在想,兄长这样说究竟是什么意思。她的答案很快就得到了解答。入夜,本能寺内,信长要求见到妹妹阿市和三位外甥女,可是只有最喜欢舅父的外甥女阿江前来。调皮的阿江,看到舅父还没来,就悄悄推开拉门,因为喜欢又好奇,于是坐在天下人的金椅上摇来晃去,结果信长进门的时候,刚好看到惊慌失措的阿江跌跌撞撞的下椅子,一头栽到舅父的身上,本来是在问阿江过的如何,结果看到阿江这么的活泼有精神,又笑说不用问了。原本,这一场甥舅相见刚开始气氛很好,信长和阿江两个人久未见面,都很开心,因为疼爱阿江的信长给外甥女阿江带来了上次说要给她做的洋服,阿江见到礼物非常高兴。之后,发生了一件小事,日后却影响到了阿江的人生。织田信长也用香薰,在他点燃香炉熏香之时,阿江闻到香气却深深的嗅了一口,说这是自己最喜欢的香味,之后阿江又说起母亲阿市曾经教导说,学习如何使用熏香,首先要找到自己喜爱的香味,更加了解自己的性情之后,才会更加懂得香道。信长此时惊讶了,他告诉阿江,这种香木叫做:东大寺。而后,信长说起自己近来的想法:世间并没有神的存在,但是自己并不排斥一切神佛,还说自己就是神。到了这时候,阿江不能理解了。她态度激烈的反对舅舅的看法,她觉得做人应该有敬畏之心,明明不相信神的人还要把自己当作神,这件事本身就很奇怪。

此时的阿江尚且年幼,不能理解舅父的话。织田信长作为一个深谋远虑的天下人,自小出身武将世家,也是大名的后代。他经历过无数的变故和战乱,早已看透统治阶级利用宗教并且控制宗教的本质,他自己就是一个无神论者,不是因为没有神,而是因为他发现在关键时刻只有自己才能拯救自己。而在他身边,利用宗教的统治者比比皆是。在他看来,与其利用宗教,不如神化统治者本身。或者说,织田信长为巩固统治,计划走上神坛。可是年少时候的阿江却不能明白舅父的苦心,只是激动的哭着反对舅父的话。可是她一番真心实意的反驳,却让天下人织田信长看到了她的关切和担心,她是真心敬重并且喜欢舅父的孩子。所以,此时的信长也只是宽容的笑笑,嗔怪阿江,说:

-你真是什么都敢说啊

阿江继续激动,继续流泪,继续反驳。信长深知无法说动阿江,只是笑着说要阿江继续按照自己的想法活下去,话语里包含着宽容和肯定。此时,信长虽然被孩子驳斥,但是心里是高兴的,他还是看到了一个最像他的女孩子,出自织田的家门,是自己妹妹阿市的孩子。虽然和舅舅顶嘴赌气,阿江回家的时候还是拿着舅舅给的礼物。倒是母亲阿市看到阿江拿着香木回来,有些疑惑,一问之下,大吃一惊——原来,阿江所拿回的礼物正是天下第一香木的兰奢侍,这是天皇分赠给有功之臣和战将的无上荣光之礼遇。多年前初为天下人的织田信长大胆砍下一大块,而当下信长却随意给了说喜欢香气的外甥女阿江一块,怎不教人吃惊呢。阿江听到母亲这一番叙述,更为惊讶,对舅父的所作所为不知如何是好。于是年幼的她,开始排斥见到舅父。

此后,织田军势如破竹,终于灭了心头大患甲斐的武田家,而在众将庆贺酒会之上,信长再次痛打了说自己有功,没有白费努力的明智光秀,多亏在场的德川家康赶来阻拦,才使得明智光秀避免继续受辱。到了此时,明智光秀的忍耐肢体语言已经从之前的紧握双拳,微微颤抖,转为紧紧按捺住另一只要动的手。可以想见,此时的明智光秀已经在谋划着如何击溃织田军,只是时机未到,不便反目。骄傲的信长,在一步一步自己埋下祸患。而后的四国总攻之前,信长削夺了明智光秀的兵权,并且把他降为小猴大人的副手,给原本就已经紧张的主仆关系,更浇了一层油。而明智光秀的忍耐肢体语言,在这个时候已经发展为一只手将另一只手用力按在地上的动作。可见,他内心的斗争已经激烈到了何种地步。而就在这个危机来临之时,织田信长却浑然不知,要召妹妹阿市和外甥女阿江见面。

来到驻地的阿市原本非常不满,内心极为抵触,听了女儿阿江的话,她也感到非常不安。可是阿江因为孩子脾气,不想和舅父见面。无奈,只有为母来到驻地,硬着头皮与兄长织田信长相见。和室之内,端坐在下的阿市十分忐忑,以了解兄长信长个性的她看来,兄长召他前来,一定有事。果然,一见之下,信长就向阿市提出要她带着孩子回到身边,并且要收浅井三姐妹为养女。敏感的阿市立即意识到了自己三个漂亮的女儿也成为织田考虑的筹码之一,立即断然反对。可是,织田之后的一番话,却让她意识到兄长理想的实现已近在眼前,原来这就是信长在集马会上所说的:

-信长之春 举世之春 众人之春!

想要天下太平,就必须有人做出牺牲,而这牺牲的代价则是联姻:长女茶茶要嫁给天皇的继承人诚仁亲王,次女阿初要嫁给大名,而幼女阿江则暂时留在身边。而织田信长则是牺牲最大的人,他已经不在乎世人的憎恶和畏惧目光了。安排养女茶茶嫁与诚仁亲王,为的是延续织田家与皇室的姻缘,从而巩固织田家的地位。安排气度不够的养女阿初嫁与大名,是为巩固联盟合作关系。要最小的阿江留在身边则另有深意,并非信长有私心,而是信长出于天下人看人的眼光,得出了和德川家康一样的结论:阿江是最像信长的女子,或者可以认为她是女版信长。信长曾经说过:

-你若是身为男子,必是一员勇猛的武将。

可是阿江只是一名女子,于是信长说要留在身边,是属意阿江当儿媳。之前织田信长对阿江的爱护,包容,甚至于宠溺的态度,绝非偶然。在省亲会一场戏中,我们已经看过了织田家的众位儿子,都以沉稳内敛为主,其中三子甚至可以说是稍显阴郁的。有沉静的继承人并不要紧,只要为他选个明亮干练决断的妻子即可。换句话说,待织田信长死后,身边要有如同织田信长一样的人时刻提醒他,这样的人,如果是合作者,则容易倾覆了权势,惟有为他选择这样的伴侣最妥当。若是按此条件推断,阿江无疑是最合适的人选。或者,我们可以认为,洋服、香木和天下布武的印章,是信长留给给外甥女阿江的纪念,也是给她的聘礼。只是信长因为本能寺之变蹈火而去,就只有设想而未能付诸实施。在日后,另一位天下人德川家康,将这想法付诸实施了,因此巩固了幕府的势力。目前,香木和洋服在阿江身边,而天下布武的印章,则交给阿市,象征着信长作为织田家的家长,作为阿市的兄长以及以布武天下为己任的天下人,对于阿市这些年的牺牲和付出,最大的赞许与肯定;也是对她不幸生活的最大抚慰。要知道,信长对阿市的许诺是让浅井长政之长女茶茶嫁与诚仁亲王,也就是说要让茶茶成为日本未来的皇后。那么,战败剖腹自尽的浅井长政若能得知爱女成为皇后,也能含笑九泉。原来这就是信长的安排,织田家的女儿们都要以自己的婚姻幸福为天下布武出力。

闻香识女人,茶茶选择了父亲生前最喜爱的香木浮岛,可见她仅有大名的胸襟,浅井长政虽有武将之韬略,但却归顺于强权,且失察,用人不当,才导致最终溃败。而茶茶想要有皇家的姻缘,也需大力提拔,当然,最终与父亲一样屈服于丰臣秀吉的强权之下,仅为天下人的侧室,与皇家无缘。阿初选择了空婵,说明她有世俗女子的一切爱好–喜欢美好的人和事物,易迷醉,好激动,且气量浅窄,不识大体,但有人情味,作为普通的大名夫人最为适合。其实,在感情与婚姻上能够得偿所愿也是一种幸福。而阿江却选择了天下人所用的香木,就连舅父织田信长也惊讶于她的选择。因为阿江的个性,他很清楚,是有话直说的个性,不遮掩不隐瞒,阿江是本能的喜欢这种香味,本能的说出喜欢的话。这与知晓此香为天下第一香木的织田信长又有所不同。可见,阿江的确与天下人有姻缘,此等气度应是天下人正室的不二人选。只是目前阿江尚且年幼,还需要引导,因此由舅父织田信长来养育是再好不过的事了。

在信长看来,天下布武并非要用武力统一天下,而是要用武力引导天下,恢复太平。因此,联姻也是其中一种方法。但阿江的能耐和价值远不仅如此,还是跟随自己为好。可惜后来的众位天下人都无织田信长的胸襟胆识和气魄,丰臣秀吉懂得使用武力,却不懂得如何控制武力,德川家康虽然号称无所不能,但却擅长权变,不通大略。可叹,织田家一代豪门运气消。

镜头缓缓推进,高大英挺,既仁慈又勇武,眼中有慈悲又充满了杀气,这就是阿市心中的兄长织田信长,这才是她誓死追随的信长。天下人织田信长胆略过人,虚怀若谷,能容得下谏言,却见不得虚与委蛇,他是个眼里揉不得沙子的人。以武力阻隔武力,换来太平盛世,他的理想才是真正的天下布武,或者说,这才是真正有气度有胸襟,深谋远虑的天下人。在他之后的天下人都没这样的理想,虽有武略却无气度,更无为国为民的雄才大略。扼腕,这样的天下人蹈火而去是一国的损失。只是,由于他的明察秋毫,由于他的残酷无情,危机逼近,阴霾将要笼罩本能寺上空。本集的最后,观众只看到之前还在任性的阿江后悔不迭,感到自己误会了舅父信长,心里非常过意不去,要求马上见到舅父。欲知详情如何,且听下周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