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计6月份CPI环比下行0.1%,同比上涨1.7%。总体来看,CPI食品分项基本维持稳定,非食品项的原油相关项涨幅回落,环比总体保持稳定,同比在基数抬升下有所上行。预计6月份CPI环比下行0.1%,同比上涨1.7%。6月份猪肉价格由下行转为稳定,5月份下行幅度已经有所收窄,并且在月底最后一周环比由负转正,6月份第一周环比回升,价格止跌,总体维持稳定。从6月的情况来看,基本上验证了供给对价格更加敏感,价格下跌后供给的调整速度更快的判断,猪肉价格经过之前的快速下跌,回升速度也较快,环比已经由负转正,价格在低位维持。从猪粮比来看,已经回升到盈亏平衡线附近,预计调整周期可能比之前6个月的判断要短,但未来3个月猪肉价格大概率仍会在低位维持,缺乏快速上行的动力。6月份蔬菜价格环比继续下行。5月份最后一周鲜菜价格环比由负转正,但6月份价格环比再次回到负的区间。从季节因素来看,6月份因蔬菜供应旺季到来,CPI蔬菜分项环比基本为负,今年6月份蔬菜价格同样符合季节规律。6月份蛋类价格维持稳定。蛋类价格前期波动较大,供需重新调整后基本达到均衡,5月份之后波动收窄,6月份价格基本维持稳定。6月份,鲜果价格环比下行。6月份水果价格出现分化,由于气候因素今年热带水果产量较大,供应充足带动价格下行,温带水果价格较为稳定,总体水果价格表现为下行。6月份国际油价高位震荡,并未出现假设的极端情况,对CPI相关分项影响也有所弱化,6月发改委成品油最高零售指导价格先后两次下调。据高频数据显示,97#汽油和93#汽油价格稳定,6月份交通工具燃料费用上涨幅度总体收窄。

预计7月份CPI环比上行0.2%,同比上涨1.8%。总体来看,CPI食品分项在猪肉价格快速回升、蔬菜价格上行的情况下,食品分项有所上行;非食品项的原油相关项保持稳定,但旅游消费低于历史均值,总体CPI环比由负转正,有所上行。7月份猪肉价格快速上行,6月份已经由降转升,7月份猪肉价格上行速度较快,连续6周环比为正。7月份猪肉价格已经回到盈亏平衡线上方,养猪产业利润迅速改善。但考虑到消费终端需求在二季度之后一直低于预期,6月份由于618促销和端午节因素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速有所回升,但消费需求可能仍承压。消费需求承压使得猪肉价格后期上行的动力受限,目前的快速上行主要是对前期快速下跌的修复。7月份蔬菜价格环比继续下行。7月份蔬菜价格环比大幅上行。从季节性因素来看,历史上7月份由于天气因素,暑期蔬菜的种植、运输、存储都会受到影响,通常蔬菜价格环比会有所上行。今年北方高温天气持续,又发生强降雨等极端天气,蔬菜的种植和供应一定程度受到影响。所以,今年7月份蔬菜价格环比大幅高于历史均值,造成CPI的向上波动。7月份蛋类价格维持稳定。7月份蛋类价格同样快速上行。6月末7月初蛋类价格环比尚为负值,之后蛋类价格环比转正并回升。7月份蛋类价格的上行一定程度同样与高温天气有关,蛋类生产中蛋鸡进入“歇伏期”,季节性供应减少,价格上行。预计未来季节性因素消散后,蛋类价格仍会回到稳定区间。7月份,鲜果价格环比继续下行。7月份水果价格分化格局延续,由于气候因素今年热带水果产量较大,供应充足带动价格下行,温带水果价格较为稳定,总体水果价格表现为下行。7月份国际油价高位震荡,对CPI相关分项影响也有所弱化,7月发改委成品油最高零售指导价格先上调再下调。

   
预计6月份PPI环比为0.3%,同比上涨4.6。6月份PPI环比涨幅扩张,新的供需均衡已经达成,供给收缩边际增量没有增加的情况下,价格的主导因素回归需求。在二季度复工和项目进度加速的影响下,生产边际回升,上游钢材等库存低,价格快速回升;加上国际原油价格快速上行,PPI环比再度扩张。二季度翘尾因素上行,6月份新涨价因素增加,两者共同推动PPI同比再现高点。在需求总体弱势稳定下,新涨价因素也将维持弱势稳定,PPI总体上行压力不大。钢材价格同比增速收窄。去年6月份以来国内钢材价格快速上行,6月份同比增速17.83%,环比上行1.32%,环比增速相较5月有所下行。南华工业品指数同比增速回升,6月份同比增长16.88%,环比上行0.8%;RJ/CRB商品价格指数同比增速上行14.4%,环比增速下行2.69%。

   
据高频数据显示,97#新葡萄京官网,汽油和93#汽油价格稳定,7月份交通工具燃料费用上涨幅度总体较上月有所扩大。7月份旅游分项环比反季节下行。通常暑期是旅游旺季,历史上CPI教育娱乐分项中的旅游在7月份通常环比上行,但今年7月旅游分项环比可能有所下行。一方面,从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代表的消费需求来看,二季度之后消费需求不及预期,可能与居民部门杠杆率升高挤出消费有关。同时,今年暑期气温较高,台风等极端天气多发,一定程度影响旅游消费。

   
预计7月份PPI环比为0.1%,同比上涨4.5。7月份PPI环比涨幅收窄,新的供需均衡已经达成,供给收缩边际增量没有增加的情况下,价格的主导因素回归需求。二季度末之后,去杠杆和表外回表造成的融资条件收紧影响显现,需求端下滑二季度之后逐步确认,消费需求疲软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持续低于预期,基建受到资金来源限制,地产投资仅剩土地购置费的支撑,进出口受到贸易战和主要经济体需求放缓确认的限制。需求端的不景气传导至生产端,生产和需求双双回落,新涨价因素在需求回落带动下收窄,同时三季度翘尾因素下行,两者共同带动PPI同比下行。